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我和孩子的永续农耕初体验

星期二, 19 11月 2019 09:41

以下文章来源于星野自然学社,作者猎户

来自南京的32期自然体验师猎户,自去年来到盖娅・沃思花园绿色生活夏令营之后,便决定和她的孩子一起在当地的农场中亲身耕作,由此开始了她们的永续农耕初体验...

 

我从小在城里长大,成长环境中几乎接触不到农事。在今年之前也没有真正种过什么,有时突发奇想在花盆里播点菜种花种,往往都不幸夭折。

怎么突然想到要去种地呢?这还得从去年夏天,去自然之友・盖娅自然学校的绿色生活夏令营做志愿者说起。绿色生活营的营地在盖娅・沃思花园,这是盖娅自然学校的校长蚊滋滋和家人生活的地方,他们在盖娅沃思花园实践自己的想法:尝试在北京经营一个无有毒化学品、低能源消耗、友善环境的永续耕作农场,实践一种绿色环保的可持续生活

“绿色生活营”这个为期七天的夏令营,其实就是邀请一群孩子来体验他们的日常生活,了解这样的绿色生活的方方面面。

 

盖娅沃思花园 

但仅仅体验生活还不够,沃思花园的主人选择这样的生活,组织这样的夏令营,并非仅仅是体验一种生活。他们是想用自己的亲身实践来探索一种可持续的生活方式,想用这种形式来倡导人们在日常生活中选择更可持续的行为。沃思花园进行了许多有益的尝试,他们还在继续着。包括水的回收、储存、利用系统;从厨余到旱厕的生态肥料收集处理;利用生物相克相生的菜园、香草花园、果园的规划;家禽家畜与农园的合理组织等等。

从夏令营回来后,我非常想在南京找到这样的地方,让我的孩子皮皮,以及一些南京的孩子也能了解永续农耕,了解从土地到厨房到厕所到土地这样一个物质循环中,我们可以在其中做些什么,让我们的生活更健康,也对地球产生最小负担。经过一段时间的寻找,了解到一些农园风景优美,打理的很上镜,交通也相对方便,但并不是用永续农耕的方式在进行农作。倒是之前就了解的时间农场,是我知道的一处永续农场。农场主顾老师以前是外企高管,后来因为自己对健康食材和环保生活的追求,经营这个农场已经七年。

 

时间农场的主人:顾老师

比较之后,觉得还是时间农场最适合,虽然它没有颜值,交通不便,但它是我当时了解到的南京真正无农药化肥除草剂杀虫剂,并且实践多年的农场,它的朴素让我觉得亲切,从农场主顾老师那里也能学习到永续农耕的许多知识。从3月种土豆开始,到夏天收获最后一批玉米,我和皮皮在3-6月大约每周去农场一次,7月是农闲,主要是去收获。

 

农事其实一点都不诗情画意

时间农场有50亩地,今年租了15亩给永续生活研究社,其余自己种植。作物包括各种蔬菜、香草、草莓、小麦、水稻等,此外还有家禽养殖。每年会有些地块休耕,让土壤自然恢复肥力。

我和皮皮在时间农场的实践只有一季,秋季学期因为皮皮的同学们不能每周安排一天一起去农场所以中断了。因为时间很短,对于永续农业的理解并不深入,只能称之为初体验。在此仅对几个印象相对深刻的点来简单分享。

农耕最依赖的是土地,保护土壤使之具有持续的活力是永续农耕的关键。土壤质量是决定作物长势、产量、营养、口感的重要因素。在时间农场不使用化学品施肥、杀虫、除草,避免有毒化学物质对土壤的污染,得用其他方法解决这些问题。

不施化肥,作物所需的养料从何而来呢?时间农场首先通过土地轮种让土地得到休养,恢复肥力。休耕的土地最容易引来各种杂草,贴地生长的豆科植物是早春第一拔杂草,一但他们成功的占领,很可能会控制住一些更高大的杂草。豆科植物根部的固氮菌可以让土壤得到氮肥。其他种类的杂草秋冬枯萎后也可以烧掉成为草木灰。这样休养过的土壤能保持活力,不会因为养分耗尽而板结。平时收集的厨余也在休耕的地块做堆肥,为来年的耕种积累肥力。在种植时,每个植床里撒下一些菜籽饼,这算第三次施肥了。这是施肥的问题。都是用生态的方式,而非化学药剂的方式来实现。

 

用平时收集的厨余堆肥

当作物生长时,杂草长得也很快,甚至更快。它们的根系比作物发达,吸收土壤养料的效率可高多了。让作物在与杂草的生长竞赛中胜出,是永续农耕的一大挑战。

我们的做法是:首先,用厚草覆盖。割下野草,在地面厚厚的铺上一层,只留下一个空档让作物生长。厚草覆盖可以给土壤保暖保湿,在早春寒冷干燥的南京,这样能对弱小的作物起到保护作用,减少土地水分流失。更重要的是因阻断了阳光,而控制杂草生长。

 

但这个办法对杂草只能相对控制,总有漏网之鱼,所以第二个方法就是拔草。拔草是在所有永续耕作的农场最主要的工作量了,到所有永续农场作志愿者,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拔草

还有第三个办法,就是让作物和杂草赛跑,只要作物长高长大了,其实也不用将杂草赶尽杀绝(除水花生这种杀伤力过大的野草外)。一旦作物长高长大,取得了相对于杂草的优势地位,杂草对作物的生长就不会起到根本的影响了。这时可以拔掉一些与作物存在竞争的杂草,留下一些低矮的杂草。这些草可以作为一些昆虫的食物,可以覆盖土地表面保护土壤,在炎热的季节给土地防晒保湿。

我们作了对比实验,一部分用厚草覆盖,一部分没有。没有进行数据记录,从直观看到差异来看,进行覆盖的那些地方杂草长得更慢更少,作物长得更高大壮实

 

对比实验:前两周有覆盖和无覆盖的地块植株生长区别并不明显

 

对比实验:一个月后,有覆盖的地块杂草明显得到控制,植株长势也更好;两个半月后这些植株收获的土豆也更大更多。

另外就是关于虫害。不用杀虫剂怎么控制虫害呢?保存农园的生物多样性,比如有休耕的长满杂草的土地,它们是昆虫的天堂,有了它们,以作物为食的昆虫就会更少;其次作物也在和昆虫赛跑。我观察到当作物在长高长大的过程中时,昆虫还没有到活跃期。所以我们食用叶子的那些蔬菜,在昆虫大量啃食前我们就收获了。当作物开花时,昆虫也到了比较活跃的时期,这时正好为作物授粉,当然也会以作物的叶子为食。当作物结果时,昆虫食量最大,但这时已经不太影响我们的收获了。我们的土豆收获时,叶子也被昆虫吃得差不多了,我觉得我们各取所需,影响不大。玉米收获时,会有蝈蝈啃食,但它们也只能啃到少量的玉米的顶端部位,对我们的收获基本没什么影响。

 

和我们分享食物的昆虫们 

我们的尝试短暂而局限,一些体会可能仅对小面积种植具有意义。也许“永续”的挑战归根结底在于有限的土地无法承载日益增长的人口和欲望。看到食物来处的各种不易,看到人们生存与环境的矛盾,看到一部分人为未来所作的努力探索,这是我和皮皮进行这次尝试的意义所在。

 

皮皮在为刚刚移栽的黄瓜苗浇水

 

来不及收获长得太大的黄瓜,用来喂鸡鸭

 

收获

图/文:猎户

 

沃思花园主人——蚊滋滋说:

“食物”之于城里人似乎是既熟悉又陌生的。我们对它最多的印象往往是在商超琳琅满目的货架上,亦或是在手机购物车的清单里。我们似乎更愿意了解那些别人描绘的关于食物的信息,并比较它们的价格,因为那样更容易些吧。

作为一个城里人,拥有一个耕种土地的愿望是容易的,可真正回到土地上日复一日的劳作却一定是艰难的。曾几何时,很多朋友跟我描绘过他们的“田园梦”,那些藤蔓之下的杯盘与笑颜,却很少听见谁真的开始了,就更少见那些一步步走下去的。如果真的想试一试,像猎户这样,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找一位有经验又有责任感的农夫交流学习,从一块很小的土地开始,还要抱着像小童蹒跚学步般的勇气,哪怕跌倒也要爬起再来。

在劳作中的思考也是必不可少的,无论是成就或失误,那些都是可以滋养灵魂、消除疲惫的经验,像来时路上的足迹,让人踏实。如果再能有家人的陪伴就更好了。毕竟香甜的果实和辛苦的劳作都得有人分享呀!

 

蚊滋滋:以里山为学校,追求人与自然共存的希望

 

阅读 87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