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Slider

开庭| 常州“毒地”诉修复单位案,法庭辩论围绕四个焦点

星期三, 11 12月 2019 22:24

2019年11月27日上午9:30,北京市朝阳区自然之友环境研究所(以下简称“自然之友”)诉常州市黑牡丹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建设单位,以下简称“黑牡丹公司”)、江苏天马万象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施工单位,以下简称“天马万象公司”)、常州市环境科学研究院(技术方案编制单位及检测单位,以下简称“常州环科院”)、常州环保科技开发推广中心(环境监理,以下简称“常州环保中心”)、江苏嘉越工程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工程监理,以下简称“嘉越公司”)环境民事公益诉讼一案在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大法庭开庭审理。三名审判员、四名人民陪审员组成七人合议庭审理本案。

本案于2016年12月9日立案,在2018年3月和11月举行过两次证据交换,2019年5月21日和7月30日进行两次证据核对。从法院受理本案到开庭历时三年,本次庭审网络直播,原告委托李晨律师、吴荣良律师出庭,上午11:20结束,中午午餐后继续开庭,下午2:30结束。三家支持起诉单位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和服务中心代理人祝文贺律师和王峭律师、苏州工业园区绿色江南公众环境关注中心代理人万美律师、南京市建邺区绿石环境教育服务中心法定代表人李春华出庭支持起诉。

 

原告团队在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在法庭调查阶段,原告证明五被告应依法承担大气污染费用、土壤污染费用及原告因本诉讼支出的合理成本,并在国家级、江苏省级和常州市级媒体上向公众赔礼道歉。五被告坚持不存在环境损害,不应该承担任何责任。在法庭辩论阶段,原告与五被告围绕法院总结出来的四个争议焦点逐一辩论。

1,被告行为是否造成大气污染,是否应承担责任,如何承担责任?
原告自然之友认为:五被告在修复污染土地过程中,未按照修复方案要求建设密闭的钢结构大棚,从而导致毒气外泄造成大气污染,发生了案涉环境污染事件。建设单位黑牡丹公司、施工单位天马万象公司、负责空气质量监测的常州环科院、环境监理公司常州环保中心、工程监理单位嘉越公司在整个修复过程中本应各司其职,但竟然对如此明显的未按方案修复的行为视而不见,未予纠正。五被告共同实施了污染环境的行为,应该对大气污染承担连带责任。由于大气污染很难量化,专家运用虚拟治理成本法评估出大气环境损害数额为2955万元。
被告认为空气检测报告证明不存在大气污染,不存在环境损害,专家没有鉴定资质,适用虚拟治理成本法评估有误。因此,五被告不应该承担责任。原告代理律师指出,被告因过错导致环境污染事实成立,专家意见的出具人为环境修复行业的资深专家,有多年的环境修复与损害评估经验,也是最高院和生态环境部的环境专家,其根据生态环境部发布的评估方法出具的专家意见具有高度的可信性和权威性,依法可以作为损害评估的依据。
2, 被告行为是否造成土壤污染,是否承担责任,如何承担责任?
天马万象公司说,污染土壤土方开挖量约是19.11万吨,装船运出量约22.7万吨。他进一步解释装船量大于土方开挖量的原因是因为挖出来的土壤不是立刻装运上船,会在场地堆放一天、两天、三天不等,正常的情况下湿容比是1:1.9,有时下雨会增加。
原告核对证据后发现被告提供的污染土壤转运五联单为复印件,且部分存在签字笔迹一模一样的情况,这些问题严重的五联单涉及的污染土壤共计约6万余吨。因此,被告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其全部合规处置了挖出来的污染土壤。被告对此无法解释。法院表示会进一步向处置污染土壤的水泥厂核实污染土壤的量。
因为此次庭审未能查清污染土壤合规处置的量,所以目前也无法进一步确定污染土壤对环境的损害数额。
3 ,五被告是否承担赔礼道歉的责任?
原告主张,被告因过错造成环境污染,导致“常外”事件,社会影响恶劣,应依法向公众赔礼道歉。被告认为不需要承担责任,因此不要赔礼道歉。对该观点,原告律师表示不能认可。
4, 原告的办案成本是否由被告承担?
原告主张被告应赔偿原告差旅费、专家费、律师费等,被告认为不应当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不应该承担原告的办案成本。
由于部分事实尚待查明,庭后法院会向处置污染土壤的水泥厂核实相关事实后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