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等待那一瞬间,小小少年舞出“喜马拉雅山流星”

一年了,羽球亲子团成立整整一周年了。 

去年9月中旬,亲子团全体露营。当那个清晨,在盖娅•沃思花园,三宝组织团建活动,大石头首倡羽球会外会,葡萄敲边鼓现身说法,没有谁能想到今天如斯盛景:每次活动小团员仅12人,微信群却达75人,场场人员爆满,资格一票难求,有活动拍照,有明星竞赛,有场前热身,还有赛后聚餐……

 

 

 

这盛况,交汇了三宝的号召、大石头的教学、老父亲老母亲的支持,更有孩子们的天真和热情;这盛景,由我们倾情共绘而出。

一年里,蝴蝶花、水蜜桃、小蜗牛、小白兔、小狗熊……,马儿、考拉、蜘蛛、蟋蟀、满天星……,大家在凤凰山谷看电影,在圆明园滑土坡,在奥体北园抛掷汗水,我们品了眉州东坡小吃,尝过红莲烤鸭……

 

 

 

蓝天白云下,春风秋叶里,有亲爱的大小伙伴相伴,洋溢满满活力,挥洒美好时光。可以说,远离了繁华京城,羽球场如一片桃源,而我们,是一群幸运的忘忧人吗?

曾经,我问过小狗熊“你为什么喜欢羽球团活动”,他斜我一眼,一副“你明知故问”的样子,“当然了,那可都是我们亲子团的好伙伴”,说着脸上就漾出酒窝,又补了一句,“打完球还有好吃的”。

玩伴和美食,这真是天底下小孩子们最好的理由。

热情易有,可持久的耐心,对小孩子却很难得。记忆中,除了亲子羽球,平日里羽球小狗熊自己仅张罗过一次,拉我去小区花园,半个钟头就作罢。羽球活动,就这么每个月一次,不紧不慢地进行着。

到了第8期前后,学过了“喜马拉雅山流星”,学过了“孔雀开屏”和正反手“海底捞月”(注:上述均为羽毛球基本动作,大石头起的名字),见识了大石头和红隼团长的生死搏杀,终于,等到和大小伙伴直面对赛,球场上小狗熊半程却发出了惊天一问:“我为什么打不过大石头啊?”

我差点被这句话噎死,他却执着发问,一遍又一遍,从愤懑、不解,到疑惑、哀叹,虽我焦唇敝舌千般解释而无效,直问得我头昏眼花、心头火起,以暴力呵斥而终止。

再过了一个月,在奥森北园的草地上,小狗熊发出惊天二问: “那我至少也应该得一分啊!”

大石头贴心,随即上步滑倒。我一边网旁计分,一边默默地咽下了一口老血。

又过了一个月,在返程的车上,惊天三问来了:“那我什么时候能打过大石头啊?”

忐忑地回答:“可能十年后,如果你还这么坚持的话。”显然这个回复他并不满意。十年,对他大概就是永远吧。

上个月,如有神助,小狗熊忽然间就会打高远球了,真正的“喜马拉雅山流星,只是略偏高(注:以高远球、平抽、劈吊、扣杀等方式回应对方高球,谓之“喜马拉雅流星”)。他开心地和我练了半个钟头,转去找大石头,得了赞扬后,又去找雄鹰、蜗牛、小白兔……,格外地活跃,仿佛自个长出了一对金色的翅膀。现在我大概明白了,这小子就是在炫耀吧。

此后每个周末,小狗熊都提前写完作业,赶在清晨拉我去小区花园打球,水、拍、球、网准备得妥妥帖帖,网可是正式的大网,一边打球,一边和我吹嘘他在学校已经是打遍班级甚至年级无敌手了。

很明显,小孩子不是一种理智的动物,长大也不是线性递进的。有时候,老父母费尽成吨的口水、汗水,成长的土地上依然一片伤心荒凉,可不经意间,定睛细瞧,一抹绿意正在罅隙间招摇。我真有些好奇,想掀开他们的小脑壳仔细瞅瞅,看看里面纷繁的生机、力量都是怎么运转的。

曾经我费尽心力,和他讲自己上学时如何喜欢羽球,如何省钱买拍、缠线、换球羽,如何照着汤仙虎的书学习握拍、上步,讲我的同学伙伴,讲曾经见过的高手风范,但似乎全无用处,他兴趣缺缺。可忽如一夜春风来,小狗熊居然开花了。

自然,对小狗熊,这只是一个开始。对小白兔、小蜗牛,对所有这些小伙伴,姹紫嫣红的怒放,也正在前方等待着他们。不要小觑每一个孩子的力量,不经意间,他就会创造属于自己的奇迹。在此之前,只需耐心鼓励,只需传播热情,只需静静等候,等待羽球触网那一瞬间,蹦出“嘭”一声脆响,那是最美的相遇,也是最好的安排。

 

 

 

真心喜欢,看着这些小小姑娘小小少年,用力跃起绷身如弓,头上莺飞在天,脚下大地草长,手握球拍挥舞春风,劈舞出“喜马拉雅山流星”,劈舞出桃红杏黄。

而我,在这个大风肆虐的冬夜,在小狗熊崴脚无法活动的日子里,幻想着,再过十年、二十年,小狗熊能携拍而归,拍拍我的肩:

“嗨,老爹,猜猜我打败了谁?”

 

 

文:大狗熊

图:亲子团羽球会外会摄影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