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感谢你!到今年,大自然多了1666位合伙人

2020年倏忽而至,辞旧迎新的时刻,我们想感谢从不同地方,以各种形式,汇聚过来的涓滴支持、鼓励和期待,它们汇聚成河,成为自然之友持续前行的不竭动力,与大家一起推动环境的改善。

这些珍贵的支持中,近两年也出现了新的形式——打卡!

 

它和你熟悉的健身打卡、学英语打卡一样,都体现着坚持和身体力行;它和你熟悉的那些打卡又略有不同,它打的是“定期定额捐赠”卡——

从2017年自然之友开通月捐,至2019年12月底,自然之友累计收到了2.5万笔月捐捐赠,累积金额超过100万元,(联系紧密的)在捐月捐人数1666人

在很多”打卡”群里都有“难以坚持”的声音时,这1666个“打卡”人,无论是否留下姓名,是否留下只言片语,从决定捐赠的那一刻起,都月复一月地坚持“打卡”。

我们从数百条感动我们的留言中选择了三十多条,希望这些“打卡”的故事,也能感动你!

 

 

◎自然之友的月捐人都是哪些人呢?

他们的社会身份各异,有教师、公务员、律师、企业职员、专家、学者……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包括港台地区在内的全国各地;他们年龄跨度也很大,小至出生不久的孩子,大至耄耋老人。

 

 

▲ 2016年,捐赠人答谢会上的签到(上图)和破冰活动(下图)。

其中一部分,是还在读书的学生。 

“第一次听说自然之友,是在高中地理书上,讲到环保时,将自然之友作为我国具有代表性的NGO进行了简单介绍。之后,我就一直记住了这个名字—Friends of Nature。”

这位月捐人给我们留言说,后来,看到有人背自然之友的帆布袋,自己就去搜了一下,“哈哈哈,然后成为了月捐人。坚持月捐一年多了,虽然作为学生贡献有限,但是仍希望尽一份力,为你们加油……”

 

▲ 2016年,捐赠人答谢会上的“环保烟花”。

作为学生,他们月捐金额有限,希望为环保贡献力量的心情却很急迫。他们想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还表达了以后想参加一些环保活动的心情。

学生们的加入让我们感动且惊喜,不仅仅是那份物质支持,更是从更多年轻人参与公益行动中,看到一颗颗萌芽的绿色种子,看到了力量和希望!

 

 

◎有一位前辈,是感召许多人加入月捐的领路人,他是谁?

1993年,花甲之年的梁先生投身环保事业,他以国家的扫地人自称,“这个国家是我们的,地脏了,总得有人扫吧。”

保护藏羚羊、保护滇金丝猴、保卫自由奔腾的怒江、去内蒙古恩格贝植树、用废纸印名片、出门自带筷子和水杯…… 

梁先生在工作和生活中真心实意、身体力行地践行环保的理念,也坚持不懈地在人们心中播撒绿色的种子。

 

 

▲梁先生肖像(上图)以及1993年6月5日,北京玲珑塔下的“绿色恳谈会”(下图)

而今,这些种子在更多地域、更多人心里生根发芽,许多人受到梁先生的感召,成为自然之友月捐人,为守护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而共同努力。

 

 

◎月捐,也可以是给自己或者孩子的一份礼物? 

月捐人是什么契机开始这份“打卡“的,可能各有不同。其中有些人,是想在某个特别的时刻——自己的生日、家里小宝宝的生日——开始一件特别的事情。他们可能是自己月捐,也可能是替孩子月捐。

有这样一个家庭,父亲浦刚在女儿出生后,以女儿小花花的名义做捐赠,每个月15号女儿生日之日,就定期定额为自然之友捐赠,他们打算一直捐赠直到女儿二十岁。

 

▲ 2016年,浦刚夫妇与女儿小花花参加捐赠人答谢会(上图),2019年7月,他们家的二宝也成为自然之友月捐人。

在参加2016年自然之友捐赠人答谢会时,浦刚告诉大家,自己虽然无法预知女儿长大后是否会认同自己的价值观,但希望她从小就热爱自然,走进自然,也希望这笔月捐,可以把女儿的成长与自然之友连接在一起,让女儿在成长中慢慢体会自然之友的陪伴,也许某一天,女儿也会成为自然之友。

自然之友总干事张伯驹曾说过,“可持续发展”的本质,就是实现“代际正义”,曾采访他的白滔滔、三川玲夫妇也心有戚戚,回去后,三川玲就成为了自然之友的月捐人,还希望自己“可以捐上50年。”

我们推动环境改善,也是因为孩子的未来与环境的未来息息相关,希望孩子可以在环境美好的世界上快乐成长。

 

◎月捐,是什么经济状况的人才会去坚持的事情?

提到捐款,或许有人会认为,这是“经济宽裕”或者“财富自由”的人才会去坚持做的事情。但是,自然之友的月捐人中,有许多是经济状况非常普通,甚至可以说“拮据”的人。

月捐人“三溪”说,她读研究生的时候看到月捐活动,就开始了“挣扎”:毕竟每个月的“工资”就那么点,而家里需要钱的地方还很多,而且,她是个一旦开始就不喜欢中途放弃的人,所以对是否开始月捐,非常慎重。

犹犹豫豫了两个月后,“三溪“最终还是选择了每月捐助30元,她说,“ 因为我的心一直强烈地要求我这么做。”和“三溪”一样,许多月捐人从有限收入拿出一部分做月捐,还留言说“不好意思”、“别嫌少”……

 

▲“三溪”参加2019年10月份举行的志愿者种子培训营。

这份支持让我们感觉心里滚烫、鼻子发酸。我们想说:捐款金额或许有大小之分,但是每笔捐款后面的爱心和公益行动没有高低、大小之别,每一份心意,自然之友都非常珍视!

我们还想说:月捐人可以自由选择调整额度以及决定是否继续月捐。尽管月捐体现的是对公益行动的一种“坚持”和身体力行,但经济状况发生变化时,你们的生活同样值得珍视。

 

◎月捐,能支持专业的人、真心实意的组织做哪些事?

朱莉娅·罗伯茨演过一部根据美国真实故事改编的片子,叫《永不妥协》,说的是美国的一个小村庄受到六价铬的污染,村民都得了癌症。朱莉娅·罗伯茨饰演的女律师为村民维权,艰难地取证,最后终于取得了胜利。

自然之友也发起过一起中国版的《永不妥协》——云南曲靖铬渣污染案,从2011年发起至2019年,已经是第九年,仍未结案。几年前,被告律师曾致电自然之友法律部的葛枫律师,说“你们撤诉吧”!葛律师当时想都没想,脱口而出说,不可能。因为这个案子对环境法治的推动意义重大,对公众的健康威胁也还在,自然之友是不可能撤诉的

 

 

▲2011年9月,污染曝光后铬渣堆场进行了简单遮盖(上图),以及自然之友的原告团队在绿孔雀栖息地保护案开庭现场(下图)。

当一些伙伴通过“一席”演讲,了解到这个至今未结案的云南曲靖铬渣污染案,以及自然之友作为原告发起的其它公益诉讼:常州“毒地”案、绿孔雀栖息地保护案……纷纷询问怎么可以支持、参与自然之友“用法律守护大自然”。

公益诉讼这样专业的工作可能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去做,但每个人都有机会通过其它方式参与进来。他们中的许多人,以及参加河流净滩、自然教育、观鸟、观察植物等自然之友系列活动的伙伴,后来都成为月捐人,和自然之友一起“为无告的大自然”发声。

 

 

◎不同的月捐人,有什么共同的心愿?

在月捐人徐博闻看来,自然之友所做的公益诉讼、政策倡导等工作,于现在中国的现状来说是很可贵的,所以必须要支持。他认同自然之友的工作方式和价值观,更是认同环保工作的价值

他说,环境问题是每个中国人都要面对的社会大问题,而环境权作为基本的公民权利之一,如何去实现这个权利,对于长期在国外的他来说,采用了以非指定性的捐款的形式捐助自然之友。正如他参加2016年自然之友捐赠人答谢会时说,“我委托自然之友去帮助实现我的公民权利,这是非常有情怀的事。”

 

▲ 徐博闻参加2016年捐赠人答谢会

后来,徐博闻有了女朋友,所以月捐额从100元变成了200元,捐赠人从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也作为对我们爱情的一种祝福。”

除了是捐赠人,徐博闻还自发承担起了宣传员和募款员的责任,他会在社交圈宣传环境保护,介绍自然之友及其工作,“月捐是我最认同的形式……通过汇集一个个小小的力量,去做成一件大事,让社会制度和现状更贴近符合不同群体的需求。希望能够通过月捐这一点点的力量,让自然之友,乃至整个社会越来越好。”

和徐博闻的想法类似许多人参与月捐活动,不仅仅是支持自然之友的工作,也是通过支持自然之友这样的机构,让自己通过某种方式参与推动环境改善。也正是在这样的涓滴汇聚中,形成越来越大的力量,让地球家园变得更美好!

 

看了这么多温暖的留言,你是否明白,自然之友持续前行的力量来自何处?

聆听了月捐人的心声后,自然之友总干事张伯驹代表自然之友,也有一些话想对月捐人说:

早期的自然之友,被创始人们笑称为“三无组织”——没有办公室、没有专职人员、没有稳定经费来源。那时的活动经费,几乎都来自于成员们的捐赠或AA制分摊。正是那样朴素而简单的方式,让自然之友走过了最初的一段艰辛时光,也成就了一系列铭记于史册的自然保护行动。 

26年后的今天,自然之友已经成为了支持绿色公民成长与行动的环境公益共同体——不论自然之友机构、盖娅自然学校、盖娅设计工作室还是各地的志愿者小组和绿色社群,都秉承着“真心实意,身体力行”的初衷,专业专注地建设公众参与的平台,不懈寻找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之道。

这些年来,在你的陪伴和见证下,自然之友经历了风雨阴晴、社会变迁,也用行动带来了一个个真实改变:从二十多年持续推动环境教育,到十几年如一日进行城市鸟类调查;从推动环境公益诉讼制度理想变现实,到常州毒地案经历败诉后最终逆转、让污染者承担应有的法律责任……

自然之友的很多行动,最初都是从一个微不足道的发现开始的,在这个过程中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和了解,同时各种资源不断汇聚进来,才有了现在的进展和成果。月捐也是同理,积小流而成江海,每个人的一个举动,可以撑起自然之友的未来。

……

环境问题的产生源于多年积累,解决这些问题需要足够的力量和耐心,更需要长期的规划和投入。在这个追求短期变现和快速产出的时代中,我们依然相信持续努力能带来真实改变,因此,这些朋友每月的陪伴和支持,是我们坚持前行的莫大动力。

而且,这笔具有持续性和规律性的捐款,对于自然之友无比珍贵,因为这是让环保行动可持续的有力保障,因为这是面对不确定未来的难得的“确定”,因为这样多样化、多元化的捐赠来源,可以让自然之友更好地坚持行动的专业性、客观性和独立性。

2017年,当自然之友开始启动“月捐人计划”时,我们心怀忐忑。而当一位位月捐人对我们表达支持和鼓励、一个个家庭通过加入月捐计划更深入地参与到环保公益活动当中,我看到了大家通过每月的捐赠行为还能收获快乐、友情和成就感,还能有机会关注更多环境问题,还能成为自然之友的监督者和鞭策者,让我们更加合规、公开、透明。

正是月捐人这些表达与行为,让我们更加有理由邀请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加入月捐人计划。这是一个我们用各自方式努力的过程,为了内心更美好的目标,也为了更值得期待的未来。这是一种互相映照互相看见的温暖,殊途同归。

 

如果新的一年要“打卡”,为什么不选择一个有意义的“打卡”呢?

新年快乐!一路同行!

欢迎你,下一位自然之友的月捐人!

图文转载自自然之友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