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像一棵树那样,萌发于自然,矗立在人间

2019年12月,盖娅亲子二团来到故宫,彩蝶的孩子们开启了探寻世界上最豪华的木建筑森林的闯关之行。闯过九道关口后,彩蝶初步了解了故宫建筑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体会到古人在建设设计中的自然智慧,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中顺应自然、遵循自然规律的环境意识。而这一切都要感谢一棵树......

 

假如你不曾亲手抚摸过太和门的大红柱子,仔细端详过角楼的精致斗拱,举目凝视任一宫殿内的房梁,那么,无论你对明清二十八帝的故事如何了如指掌如数家珍,都不能说自己了解紫禁城——世界上最大的人造森林。 

很少有人去追问一根柱子的来历。热爱自然的亲子团的孩子们在追问,于是我们这样告诉他们:

给中国人一棵树

他能种出一座森林

能发明最先进的纸

能做出最精巧的榫卯

能搭出最豪华的木建筑

 

我们世世代代住在这样的木建筑森林里

呼吸着自然的清香

触摸着自然的纹理

感受着自然的节律

 

他还要把森林画成一幅画

画里有山川、有河流

有可爱的小动物

还要,还要有一个大平原

可以看见最大的天空

因为天底下

才是我们所有人共同的家

 

种在自然里,长在人世间 

当600多年前的永乐皇帝朱棣,打算建造世界上最豪华的超级宫殿——奉天殿时,他的想法也和在这片土地上居住了数千年的祖先们一样——要用树来盖房子,要用最好的树,来盖最结实的房子。

基因深处对树的眷恋,使得他毫无意外地没有选择石头作为盖房子的主要材料(希腊神庙、古罗马斗兽场、欧洲中世纪教堂无一不是石头制成的)。这并非由于石料难以获得,更多是这个民族在顺应自然的过程中,内心笃定而做出的自然选择。用树来盖房子,这也体现了古人的远见卓识。木材是一种可回收可循环的建筑材料,木结构建筑的环保性远优于钢筋水泥结构建筑,是公认的绿色建筑。

 

现存最大木建筑群——故宫

最好的树必定满足质地坚硬,不易腐朽两大条件。松木太软,杉木太轻,水曲柳易裂,桦木不耐腐,寻常人家盖房子使的木头再坚硬,都比不上稀世珍品——金丝楠木。这样的珍品,显然不会近在咫尺,而是远在千里之外。如果你有幸到四川重庆两湖一带的原始森林里,你会看到那高达百尺、需数人环抱的千年金丝楠。越深的山中,楠木生长的越是好。这其中,又以四川的金丝楠为上品。那里温暖湿润,冬日无极寒,夏日无暴晒,天府之国的阳光雨露将它滋养得灵性十足。

也许你会疑惑,木头而已,能好到什么程度呢?我曾有幸见到一块楠木把件:纵使在淡淡光线下,楠木也像加了VSCO滤镜一样,散发着迷人光泽,手感如丝绸般细腻,不寒不凉,难怪它能独得这份恩宠。

金丝楠光泽

永乐年间,楠木的获取非常艰难,在明书中关于故宫的营建就提出过:“千人入山采木,百人安然归来。”所以,也只有皇帝老儿家有实力将它承包了。在第一家庭的加持下,曾经平凡的楠木一度成为皇家专供,因此越发显得矜贵持重了。

 

一夕大水至,北漂历千难

自此,“天选之木”金丝楠离开了养育它的深山老林,开启了北上漂泊的艰难旅程。

这段旅程是有史书为证的。现在四川还有个地方叫“神木山”,就是因为那里都是原始森林,特别盛产楠木。《明史》中曾明确记载:“永乐四年遣尚书宋礼四川……礼言有数大木,一夕自浮大谷于江,天子以为神,名其山为神木山,遣官祠祭。”就是说四川这个地方发现很粗的楠木,砍伐后难以运输,突然有一晚发大水,夜闻吼声如雷,巨木随河而下,运输问题也解决了。永乐皇帝听说后觉得这个事儿太神了,必定是有神灵相助,就封这座山叫“神木山”。

就这样,在没有高铁和高速公路的年代,智慧的古人利用绿色能源——水能,将大木扎成木排,趁着雨季发大水,冲到河流里,顺着江河一路漂往东方。前两年,有一位湖北渔民曾在长江底,打捞上来一根19米长的巨木,有专家怀疑这或许就是从四川沿江而下,意欲北漂的众多楠木中的一员。

然而,我们都知道,中国的地势是西高东低,那一直向东会不会冲到长江的入海口去了呢?这个时候,不得不再次佩服祖先的先见之明。宋元年间,贯通南北的大运河因为战乱年久失修,多处阻塞。为了把这些楠木运到北京,大明提前十四年就开始重修运河,将运河一直通到北京的“神木厂”。

 

木筏北上模拟图。图片来自《上新了故宫》

“神木厂”位于广渠门外通惠河畔,据说现在的地名叫黄木庄,我查了下是在国贸双井附近。而谁又能想到,CBD核心地段曾是为了营建紫禁城,堆放楠木的仓库呢? 就这样,漂啊漂,历时三到四年,楠木终于上岸,成为了一枚标准北漂。

 

抱抱比我们还粗的树

 

悠悠六百载,代代皆敬惜

木柱与梁椽相守相望,斗拱与斗拱亲密无间。在明清数代建筑师,数以万计的能工巧匠的帮助下,树木一起携手,便成就了这世上最结实的建筑,最漂亮的房子。

 

故宫角楼精致又复杂的斗拱

木头盖的房子,跟石头房子不同,跟钢筋水泥房子也不同。住在里面,有在巍峨大山中探寻的神秘,也有在田间地头小憩的舒适。 

木头房子里,“有明月、有清风;会下雨、有晴天”。听风声、雨声、读书声,那是世界上最美妙的自然乐章。

 

为了保护这片珍贵的“森林”,古人们想出了各种办法:

楠木怕潮湿腐烂,所以就有了密密麻麻的明沟暗渠。现在你去到故宫太和殿下,看到三层台基上1142个汉白玉螭首,那都是古人请来用以保护楠木的。传说螭是龙的九子之一,天性好嬉水,还可疏淤通塞,河川每拐一弯,都是它在翻身。古人诗句中经常能发现它,曹植的《桂之树行》即有“上有栖鸾,下有盘螭”的句子。螭首嘴大、肚子能容纳很多水,在建筑中多用于排水口的装饰,业内人称螭首散水。

 

螭首不仅颜值高,还有实用功能呢

墙内的木柱子需要呼吸,所以就有了领先国际的“空气循环扇”。不管你去到寿康宫,还是去到乾清宫,都能在墙面上看到这样一对对的小窗户,它的名字叫“透风”。

 

终于找到了最后一关

木头最怕的还是火,所以就有了308口大水缸。当初永乐帝所建造的奉天殿,比现在我们看到的太和殿要大得多,是太和殿的1.9倍,名副其实的超级宫殿。但遗憾的是,超级宫殿只存在世间三个月,就遭到了雷击起火,毁于一旦。真正变成了传说,犹如昙花一现。继任者们不断地汲取教训后,才最终建立了一套完整的消防系统,保护了更多的树木。

 

明嘉靖年间的大水缸

孤零零的森林好可怜,所以又有了山、河流、花草、动物……齐齐赶来与之作伴。

 

忠于职守,陪伴森林六百年的五脊六兽

正是因为有了一代又一代的善待与珍惜,今人才能有幸看到600年前的一棵树,读到它的传奇“树生”故事。我们把这棵树的故事也告诉了亲子团的孩子,每一根柱子,都曾是一棵树,一个生命,它萌发于自然,历经数百载的沧海桑田,仍然矗立在人间:

一棵明朝1410年或者清朝1644年的金丝楠木,从四川的深山老林,趁着涨水,顺着江河漂往东方;它经过世界上最大的运河,历经重重险阻,到达了北京神木厂;

在这里,它们被加工成一根根楠木大柱,运到了紫禁城;它被安放在慈宁宫的大门里,被安放在寿康宫的墙壁中,人们给它装了透气窗户,帮助它呼吸;

它在螭首、神兽、太平缸、五行五色等等所有的美好祝愿中,经受了暴雨、雷电、地震的考验,好不容易,才坚持到了2020年,出现在你们的面前。

待到明年春分,当太阳直射在赤道上时,孩子们或许会种下一棵树苗,这棵树苗也会长大,像所有的金丝楠一样,像我们的孩子一样,最终长成栋梁之才。

 

 

 

文:泥巴

图:盖娅亲子二团摄影官

 

从刀耕火种的远古到现代化文明的今天,人类与自然始终息息相关,但关系却越来越疏远。就犹如文中提到的金丝楠木,我们欣赏它的美,却很少追问它的由来。

那么咖啡、糖、纸巾、巧克力,这些生活中最常见不过的物品,你有想过,它们又是从何而来的呢?遥远的热带雨林与城市中的我们又会有怎样的联系?

这个寒假,请和我们一起走进雨林寻找答案吧!

 

西双版纳“探秘雨林,走近亚洲象”亲子营

第1期:2020年1月31日——2月6日

第2期:2020年2月7日——2月13日

(7天6夜)

面向6-10岁亲子家庭

(点击查看详情及报名)

 

—还有更多营期可供选择—

#水的喆里#单飞营

2020年1月30日-2月5日(7天6夜)

面向8-15岁孩子单飞

(点击查看详情及报名)

 

日本栗驹高原自然学校雪地单飞营

2020年2月2日-2月12日(11天10夜)

面向9-14岁孩子/青少年单飞

(点击查看详情及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