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当你感到困惑时,不妨回到这里重新出发

星期日, 12 1月 2020 18:54

第38期自然体验师青菜头,带着实践中的诸多困惑,来到了第49期自然体验师集训“回炉重炼”并承担了志愿者的角色,而这趟“旅行”也让他对于自然教育有了更深刻的感悟。今天这篇文章即是来自他的分享。

 

五天的培训结束了,作为一名志愿者,也有自己的一些感悟分享。回到一年以前,回忆当初为什么要选择参加自然教育的培训原点上来,当初对自然教育并没有太多概念。但其实有蛮多背景,对体制固化的失望,对现阶段教育的愤怒与无奈,对于自己未来发展的迷茫与无助

过去的一年虽然不断地尝试带领自然体验活动。但是总觉得摇摆不定,摇摆什么呢?并不是说自己所认同的自然教育本身不好,或者说由于时间的推移,对这件事本身的热情消弱,但,那又会是什么呢?我一层一层剥开自己内心底层的遮羞布。为了挣钱?好像不完全是;害怕走不通,势单力薄?有点,但又不那么确定;要平衡一下家庭,所以没有全身心投入?可能有那么一点。分析了一圈,又好像是自己哪里出了问题。

 

决定一个人坚定不移、持续地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它背后到底是什么在推动?我想应该是对所从事的这件事的高度认同、身上有一种莫名的责任感,并愿意身体力行地去做。

我不断地在内心发酵、酝酿对自然教育的深度理解,并试图复述或者更高一点地输出自身对“自然教育是什么?教育是什么?”这样更高深层问题的自问与反省。这就好比向自己或者更多的人去传播“生命是什么?”“成长是什么?”这样类似无从下手,却又伴随人一生的问题一样。或许对于这类问题,我们应该由浅入深、由感性向理性来梳理并让其条理清晰、并深入人心。

 

真正的教育,是一棵树撼动另一棵树,一片云推动另一片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

这是一句记忆犹新、玄犹在耳的话。 教育对人的影响,需要一个前提,让人与周围的事物发生联结,产生触动,从而被唤醒。

让人懂得一个道理、收获一种心得、得到一种升华,讲一个故事、看一本书、亲历一件事、耳濡目染一种习惯,都能让人与传达者想要传递的思想发生联系,达到直抵内心的共鸣,这种共鸣会让人觉得豁然开朗,并最终形成一种被感染的意识,付诸于行动。如果仅仅达到豁然开朗,其实远远还不够。

自然教育本身是让教育回归到它的本质。故事中道理的顿悟也好、书籍中的认知也好、亲身经历的体验也好,都源于人类长久以来与自然产生联结时的归纳与提炼,来源于人类天性中追本溯源的自然性,这样的自然性囊括好奇、观察、自主学习、辨识危险并躲避、合作、对美丑的判断、明白世间万物的联系、学会尊重与敬畏,这些都是教育真正应该传递给受众的。

 

在大自然里接受自然教育,不是希望所有人都退步到回归自然,回到大自然里当个野人,我们的教育最终是要回归到城市。带着自然教育的意识,回到城市,是希望不能将城市与自然割裂开来,而是应该多去思考一下,我们的获取与消耗,丢弃与排泄跳过这座钢筋水泥的城市与我们的自然都有哪些联结,是不是可以让我们与他们之间达到最小冲击,给予他们最大的尊重呢?

教育本身是不会自然而然地发生,当教育人明白了教育是解决什么问题,怎么去解决时,教育才会像一棵树摇曳着另一颗树,一朵云推动着另一朵云一样,润物细无声地滋养着受众的灵魂。

 

不断膨大的自我

培训里面有一张图,是人与自然界各种动物、植物的剪影,左边排列的是人位于食物链的顶端,下面都是以金字塔排列,右侧的排列是人在自然界万事万物中,与之杂乱地混在一起。

其实,人类只是从动物中分出来的一个特殊的物种,与万物并无区别。但是,我们越来越将“我”不断地扩大,扩大到希望作为万物之王,站在食物链顶端,藐视着其他的一切。不可否认,人类的智慧和发展速度能对多未知的世界进行探索,这样的“统领地位”将人这个物种抬得太高,越来越多的人,自我的倾向变得越来越重。做一件事,首先考虑到的是自己得到满足,自己得到愉悦,在一张图纸上如果自己的空间被放大,哪里还容得下其他生命存在的空间,对周围的感知力就会被弱化甚至消失。

但是,我们忽略了人仅仅是那杂乱无章的自然万物中的一点,忽略了他正与其他事物发生着必然的联结,这样的联结由于画上了一个个大大的人,而被忽视。

当你身处自然里,把自己的角色转化为一只昆虫、一棵大树、一只猿猴时,你会逐渐去感知其他生命赋予给你的智慧,你会去体会你与周围的紧密联系着,你们无法割裂,这种关系远高于血溶于水。

当你开始洞察着些悄无声息的关系和变化时,你才会把自己放低到一颗尘埃。

 

目标 

其实在中级体验师中,目标已经被反复提及,而且为了一次活动设计的目标,也做过反复地练习,但是本次作为志愿者,看着培训圆满结束,在最后编制视频时,被问及“一次培训结束后,编制2分钟的汇总视频和按照活动天数,编制5条,每条均为2分钟的视频,两者的目标有什么不同时?”一下变得哑口了。我的天,这是问题?这也要有目标?做活动也好,朋友出去玩也好,完了编个视频发发,不是很正常吗?不就是让大家回忆回忆,有什么目标?一开始觉得老师的要求好像特别无理、对我们过于苛刻。再敷衍回复几句后,发现这个提问并不是开玩笑,好像是一个比较严肃的问话。

再次,我并不是想讨论最终的目标是什么,而是觉得对“目标呢?为什么?然后呢?真的吗?”这些“死局”的解答,是对活动本身的一种反复推敲和细化,这应该是一名自然体验师必须具备基本职业素养之一对此四个问题要形成辨识度非常高的标签,并需要刻意练习。

 

回到课程本身,把自己从一个志愿者往上提一提,把这个活动从开始(计划、踩点、设计)到最后结束(现在知道还有视频、总结、课件),在脑子里反复过上几次。 

好像没有一件事、一段话显得多余,也就是说任何的活动都是要有着他的目标而展开,这肯定不是拼凑,而是由简入繁,又由繁入简的一个过程,只有通过对每一次细节的极致思考,才会有参与者对课程本身的极致体验与思考。

没有目标,不成课程,没有目标,不成教育。

 

文:青菜头

图:盖娅自然体验师培训组

 

—在温暖的西双版纳,感悟“自然教育”—

 

2月10日~14日自然体验师(初级)集训营~西双版纳站

 

—或者和孩子一起,在这里开启一段自然之旅—

 

西双版纳“探秘雨林,走近亚洲象”亲子营

第1期:2020年1月31日——2月6日

第2期:2020年2月7日——2月13日

(7天6夜)

面向6-10岁亲子家庭

点击查看详情及报名

 

阅读 46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