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零废弃领跑者:期待更多环保主题的赛事

发布时间:星期四, 06 2月 2020 20:53

 

 “零废弃赛事”,是自然之友针对大型户外赛事发起的公众环保倡导行动,在尽量不牺牲跑者体验和主办方权益的前提下,遵循3R原则,即源头减量(Reduce)、重复利用(Reuse)以及回收循环(Recycle),在活动前减少不必要的物资、旧物尽量重复使用、活动中对废弃物分类回收,以减少进入到终端处理渠道的垃圾,使资源得到最大化运用。在2019年万科新年马拉松中,118名跑者成为“零废弃领跑者”,邓磊是其中之一。

邓磊作为“零废弃领跑者“参加2019万科新年马拉松。

 将“零废弃”标识贴到显眼位置
室内装修从业者、跑步爱好者、太极跑教练……这都是邓磊的身份标签,除此之外,他自己颇为看重的,是2019年于云南抚仙湖举行的万科新年马拉松中,曾短暂拥有的身份:零废弃领跑者。
             
那是邓磊第一次参加“零废弃赛事”,按主办方要求,“零废弃领跑者”需要全程携带一只可循环使用的折叠水杯,以替代一次性纸杯。这于邓磊并非难事——他曾多次参加越野马拉松,他和跑友都是自带水杯。
比赛中,邓磊把环保杯子套在手指上,有其他参赛者看到后很好奇,得知他们是为了替代一次性纸杯后,夸赞“很不错”。为了让更多的跑友和观赛者了解“零废弃”理念,邓磊把主办方发的“零废弃”标识贴到衣服上比较显眼的位置。
这也是邓磊申请成为“零废弃领跑者”的目的和意义:假设一个人全程补水五到六次,全部118名“零废弃领跑者”,能节省四五百个一次性纸杯;相比节省的这些纸杯,领跑者的“举手之劳”有着更深远的示范意义,这种示范,有时能在别人心中播种下一颗“环保”种子。
邓磊参加2019拉萨半程马拉松时,把“零废弃“的标识贴在胸前。
 “举手之劳”种播下的“环保”种子
十多年前邓磊玩户外时,教练会让他们把看到的垃圾随手捡起来,带下山。他当时很不解:就他们那几个人,每人最多带两袋垃圾,能起到什么作用?况且,即便他们捡拾干净,一段时间后还是有很多垃圾,那样做的意义在哪里?教练说,凭他们捡完全部垃圾确实不现实,但是当他们这么做时,看到的人或许会少扔垃圾,或许也会加入和他们一起捡垃圾的行列中。
这么多年来,邓磊看到义工团队进山捡垃圾,那里面有年长的人,也有小孩子;他也看到有个朋友在同车人把垃圾抛出窗外后,自己停下车专门去捡回来。自己心中的“环保”种子也在一次次受触动中萌发、生长:邓磊自己也会随手捡垃圾,带孩子们到户外时,会提醒孩子把自己的垃圾带下去;和跑友们跑越野时,不仅会自带水杯,还会顺便捡拾垃圾。
所以看到2019万科新年马拉松招募“零废弃领跑者”时,邓磊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后来他听说,一些跑友想报名“零废弃领跑者”但晚了一步,“没名额了,还挺抢手。”    

邓磊(右)参加2019广州50km越野赛时,用可循环使用的折叠杯补充饮料。
参赛过程中,邓磊到补给站补水,志愿者会很热情地为他的可循环杯子添上饮料或水,对于“零废弃领跑者”,这既是服务,也是监督。
“用这个杯子和一次性杯子,喝水需要的时间差不多,”邓磊根据自己的不完全观察,提出了一个看法——跑步过程中抓过水杯喝完再扔的是一部分,对许多非专业跑者来说,到补给站端起一次性纸杯喝水,再扔将杯子扔到垃圾区的过程中,也会慢下来或者干脆停下来一小会儿,用可循环杯子喝水,不会打乱跑步节奏。
期待更多环保主题赛事
从自己的参赛经历中邓磊发现,一次性纸杯在赛事中的应用依然很广泛,尤其是城市马拉松。“可能是方便收集吧,”邓磊推测,这方面,越野马拉松要求严格,跑者需要自己带水杯、不乱扔垃圾。
其实,纸杯由于在纸坯上覆有塑料膜或蜡膜,无论是否盛放饮食都很难被回收再利用,从而进入垃圾焚烧和填埋程序,增加了环境污染的风险。
不止一次性纸杯,他看到赛事中还有其它可以提升的空间。“比如说参赛服吧,”邓磊说,一些赛事的服装面料不好或者设计太差,不适合平时穿,他参加了许多比赛,最终留下的也就一两件。还有补给品,有些层层包装…… 
而有的比赛,不仅产生了很多废弃物,服务也没做好。邓磊有次参加马拉松,后半程是最需要补水的时候,饮用水已经不够用了。跑在后面的跑者只能从路上捡水喝——那些水是前面的人整瓶拿走后,喝不完抛掉的。对于这样体验差的赛事,他自己是“用脚投票”。
作为一名普通跑者,邓磊希望赛事能提供好的服务,也希望赛事能更环保——自己跑步是为了健身,有一个好的生活状态,参加马拉松是对跑步的检测和监督;赛事中的环保举措是为了减轻环境压力,让大家有一个更健康的生活环境。“现在每年那么多的马拉松比赛,希望以后能多一些环保主题的赛事!”邓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