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病毒猎手张文宏:让流感病毒不再肆虐,你必须知道的真相

星期四, 13 2月 2020 12:58

以下文章来源于CC讲坛,作者CC讲坛创新传播

因为对于新冠病毒疫情的关注,相信在最近这段时间,大家也看了不少关于病毒的科普,然而其实这些微生物一直就在我们身边,与我们共存,只是在此之前常常被我们所轻视,比如说由流感病毒引发的“流行性感冒”。

今天的分享来自张文宏医生的演讲,最近他也是频频出现在各种新闻媒体上,就让我们一起跟着他从“流感”开始,看一看病毒是如何来到人类社会的?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CC讲坛(ID:ccjt2014),已获授权,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张文宏: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

上海市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

SARS死亡率是10%,流感肺炎的死亡率9%,流感是“流行性感冒”的简称。

很多人会疑惑,既然都是“感冒”,怎么流感一来就肆虐,甚至还能成为致命威胁,使部分患者付出生命代价?

张文宏大夫说:流感不是感冒!就像老虎从来不是猫!

 张文宏:让流感不再肆虐,你必须知道的真相

 

流感肺炎的死亡率是9%,SARS死亡率是10%,那你为什么对流感就不怕,对SARS就这么怕呢?因为你对SARS一无所知,你恐惧,所以你害怕SARS。

每一位负责任的医生在看病的时候,其实他内心都在非常焦虑地追寻它的源头。

 

如果我们把时光倒流到一百年前,1918年,这是在欧洲拍摄的一个病房的照片,我不知道一百年前我的同事是如何在这里工作的,当时在全世界死于流感的人数是多少人呢?五千万到一个亿,现在的统计,至少是五千万。

那你知道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以后,全球人类的总数量是多少吗?是十八个亿,当这个地球上十八亿人中有五千万死于一种疾病,而且当这个疾病来临时,我们对它一无所知,所以,你可以想象当时的那种恐惧是怎么样的。

我们全世界花了这么多的时间,现在把这个元凶抓到了。元凶是什么呢?是流感病毒。你看这张照片左上角写的是capturing a killer flu virus,一群医生、科学家,我们称自己是猎手,我们叫病毒猎手。我要找的是小的不得了、根本就看不见的东西,但是它每天要你的命。

我们都在追逐,一种是追逐理想,一种是追逐现实,你说谁幸福?谁焦虑?

在一百年前,五千万人死的时候,很多人在指责我,你追到了吗?今天在武汉发生的事情,你肯定也在问,你追到了吗?我在这里非常自豪地告诉你们,中国科学家在这件事情上,基本只花了一个多星期就已经追逐到了。

我现在讲一百年前的一件事,其实都被大家误解了,所以今天你生流感到医院,后来居然有人因为生流感死掉了,生流感怎么会死掉呢?好,今天讲的就是说感冒也会死的,大家都这么想对吧?

 

流感的全称是流行性感冒,那流行性感冒跟感冒是一家人吗?那我就问你,猫和老虎是一家人吗?很多人想了半天,好像是一家人啊!因为它们都属于一个family,猫科动物,对吧?猫和老虎是一家人说明它们在基因的发音上很接近,所以猫和老虎之间虽然有区别,还是一家人。但是,流行性感冒跟感冒根本不是一家人,我如果告诉你流行性感冒是老虎,那你说感冒是什么呢?我告诉你,感冒连兔子都不是,它可能是小爬虫,可能就是苍蝇。就是差的这么远,但是它们取了一个同样的名字,这个谁能够理解呢? 

一百年前,世界上把流感叫flu,叫influenza,这个名字到了中国,我们怎么去翻译它呢?不就是发烧吗?发得很高很高的烧吗?那不就是感冒吗?很多人发烧,很多人感冒,不就是流行性感冒吗?这个名字就定下来了,定下来以后,这个误解一直延续了一百年。所以,今天如果有人因为发烧去医院,最后死掉的话,还花了这么多钱,你说这个仇恨应该向谁发泄呢?医生,肯定是医生吧!我今天告诉你什么是流感,你就理解了。

2003年SARS来的时候,你觉得我们毫无还手之力,那死亡率是多少?10%。为什么很多人病的都很重?这里有个问题,当一个新的病毒来到人世间,你对它的抵抗力是没有的,你靠什么?靠我们的免疫力。一个新的病毒到我们人体的时候,我们的产生的免疫力不会很快就起来,因为我们所有的细胞对这个新的东西是没有记忆的,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跟它就产生了非常严重的斗争,这个斗争是天然免疫,就是我们所有的白细胞都开始攻击,在都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的时候,我们就把一些炸弹扔进去,炸得到处都是。

于是我们的肺里就产生了很多炎症。但是,如果我们今天生过一次病毒性感染或者打过一次疫苗,我们就认识它了,下一次这个病毒再来到你身上的时候,我们体内有记忆的细胞会一下子扔出来很多导弹把它给干掉,所以这个就是唯一的区别。

对于一个未知的病毒,一百年前流行性感冒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因流感死掉五千万人,因为全世界对它没有任何的抵抗力,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公共卫生根本不知道怎么去隔离,所以2003年SARS最后不都搞好了吗?为什么?因为我们采用了非常好的隔离态势把它给控制住了。

 

流感和感冒完全是两种病,一种有可能是非常非常重的,这个就是流行性感冒,它是一个特殊的病毒,这个病毒有可能会引起极为严重的临床表现,就是肺炎,重症肺炎有可能会死人。

 

那你说中国每年有多少人会生流感?这个数值是中国疾控中心2019年一月份的数据,每年我们上报给中国疾控中心的流行性感冒的数据是多少?一百万不到,八十几万。八十几万里有轻的有重的,重的大概占了10%以上。重的病人会有什么结局呢?你自己觉得最重的病,死亡率最高的病毒感染,应该是什么?北京人都知道是SARS,SARS这个事情过去了。

 

2003年的SARS全世界最后感染的人数是8422例,死亡916例,死亡率10%。你记住一点,SARS的死亡率10%。流感的病人当中有10%是重的,什么叫重的?引发流感肺炎的,流感肺炎当中百分之30%要入住重症监护室,入住的死亡率是多少呢?

 

流感肺炎的死亡率是9%。我今天告诉你流感肺炎的死亡率是9%,SARS只有10%的死亡率,那你为什么对流感就不怕?对SARS就这么怕呢?因为对SARS你一无所知,你恐惧,所以你害怕。

 

2017年,所有的北京市民事实上都看过一个微信,因为这是一次以叙事的方式报道了一例重症流感死亡病例,我们对病人的死亡感到非常地痛惜。但是,你知道吗,在急诊的监护室里,在我们感染的监护室里,我们每天面对的都是无数的这样的病人,都是最重的,都在我的病房里。 

每一个病人的离去,对家里人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所以,今天我在治疗病人的时候,我们的唯一的愿望和收获是什么?我们就希望能够收获有可能会逝去的生命,这是我最想获得的东西。但是话讲多了没用,我们要以什么样的精神呢?其实在看病里面,我们需要的是匠人的精神,现在的看病跟以前的看病不一样了,我们要非常准确地知道我们现在搜索的病毒是什么,然后对这个病毒做相应的抗病毒治疗,才有可能会救活病人。

倒叙到2013年,上海突然很多人生肺炎,我的同事就把标本拿过来,标本拿过来一测,完全是一个未知的病毒,你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病毒,2013年以我们的水平,我们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复旦大学新发传染病实验室就把这个病毒给鉴定出来了。

你根本没办法去想象,原来是禽流感。为什么叫禽流感?就是因为它只是感染鸡和鸭的,那今天怎么感染到人身上去了呢?大家记住一点,我们在家里吃鸡吃鸭的时候,都知道鸡会发鸡瘟,对吧?鸡瘟里面有一种病毒只会感染鸡和鸭,不会感染人的,所以所有的病毒里面只要加上禽这个字,它就是感染鸡和鸭的,不会到人。如果到人了,说明它跨越了一个什么屏障?

跨越了病毒的一个物种之间的界限,这个界限我们叫物种界限,物种界限一跨越以后,鸡的病毒都能感染人。

 

你可以看到这里接受CCTV采访的是我,但是大多数时间,我是下面这个样子的。 

这件事情是中国继SARS十年以后一次巨大的胜利,我们在很短的时间,我们复旦大学的科学家把这个病毒鉴定出来后,请中国CDC的科学家一起来明确了是禽流感,而且知道了以后,制定了方案,禽流感很快就过掉了,因为知道它从哪里来的。一旦你知道是哪里来的,把它的窝给端了,就没了,这是第一点。第二点,给感染的人用流感病毒的治疗方案一上去,病人就活下来了。所以,2013年是SARS以后中国最大的一个胜仗,对我们卫生系统是一个大的检阅。

但是,大家有没有觉得,怎么今天还叫人感染H7N9禽流感呢?因为发现这个禽流感感染的人的数量是有限的,也就是说,一个女孩子生病了,有可能会感染她的老公,也有可能会感染她的母亲,但是在我看到的病人当中,大多数感染给自己家人的比例是很低的,不高于10%,10%里大多数感染给自己的母亲,却没有感染给自己的老公,所以,在那一刹那,我对爱情产生了怀疑!

当你密切到非常密切的关系时,近距离的护理,包括他吐出来的东西,他拉出来的东西,你都在近距离的护理他的时候,你才有可能被感染,一般程度的接触,居然感染不了。所以,它的传播叫有限的人传人,是有限的人传人而且是非常有限的人传人。就基于这个原因,我们这个流感至今没有把它名字改回来,还叫H7N9禽流感,不叫流感。那你说为什么别的就是流感,这个就不是流感呢?

 

我们如果把时光倒流到1918年,一百年前,那里就是人间地狱,这个就是一个人间地狱,五千万的死亡人数。

 

这个是欧洲当时的医务工作者的情况。那么大家的问题在哪里呢? 

1918年以前,好像人类社会当中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么多事情。从英国的工业革命以后,西方的医学已经得到了一个大的发展,那这个病毒是哪里来的?难道是哪一天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不是的!所以大家要去找啊。为什么我们这些医生同时又是一个病毒猎手呢?2013年,我们这里出来一个科学家,我这里必须提到他,陶本伯格。

 

他居然想到一些想法,他说在阿拉斯加那里好冷啊,那里的冻土层里,当时因流感死掉的人中,说不定冻在那里的尸体遗迹里可以找到病毒呢?我们知道冻在那里的病毒可以找得到,居然真被他找到了。 

他们在一个夏天,那里开始可以挖地的时候,他去找到了以后,把所有的基因序列全部分析,分析出来就发现1918年的流感是来自哪里。现在的技术到达什么呢?可以把所有的基因序列全部给恢复,然后找到病毒的踪迹,找到来自于哪里,H1N1的风行,今天搞清楚了,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人类现今所有的流感病毒都来自于禽类,但是禽类不是禽流感吗?在跟人类的社会当中不断地接触、生活,有一部分病毒获得了变异,这个变异使得它可以长时间的在人类当中生活,那这个禽流感叫做什么呢?叫做季节性流感。

 

所以,今天大家面对的是一个在生物界中进化的非常成功的病毒,这个成功的病毒,我们叫它季节性流感,而且它每年都要变,那就意味着什么呢? 

这个病毒从今天开始,在座的各位的生活从来没有那么静好的,有这么静好的生活一定有人在维护,比如说,我们的解放军战士在边疆,比如说还有我们了。

我告诉你这个流感病毒每年都在变,从现在开始,我们这个世界上,当你在看一些美好的事物的时候,你看一看水底的世界的时候,看天空的时候,其实病毒也在跟你一起在看了,所以感染的风险其实一直是在的。那你肯定在想,中国今天到底到什么水平?

 

在我们医院,如果这个病毒在世界上曾经出现过的,我基本上在几个小时内一定给你找到,所以你会看到我有这么多武器,会出来一个序列,告诉你是什么病毒。现在就是未知的病毒,我们把病毒找过来打碎,打碎放进去把所有的序列全部恢复。

 

这台机器是深度测序的机器,二代测序的机器把序列全部恢复,然后大数据开始进行拼接,拼接出来以后,大家看到很多一盘一盘的东西进去,这是记录的一个数据库,这个数据会告诉你这是什么病毒。

 

像这个病人,当2013年来到我的病房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他得的是什么病毒,当我已知的病毒检测全部是阴性的时候,我们这个时候把它全序列都恢复,你看到序列一出来居然是H7N9,如果是H7N9我应该怎么办? 

我应该把他马上送入到负压病房,然后我就又开始这个样子了,你又看不见我了,我就冲进去开始救治这个病人,当然最后是被我们救治成功了。为什么你说你能够救治成功呢?因为我知道它是什么病毒。在这里,我再次宣称流感病毒的早期诊断是极为重要的,推迟时间,病人的生命就没有了,如果早一天我们救治成功,就多一天。为什么这么讲,流感病毒是迄今为止,我们人类有办法治疗的病毒,就是说我们现在有药物对付。

 

他最后感激的不得了,出来的时候他送了个牌匾,这种牌匾我一般是不挂的,但是他的牌匾至今仍然挂在我的病房的上面,他上面写了一句话,他说,我只是你们工作中的匆匆过客,而你们是我的人生转折。他讲了这句话,顿时让我们觉得我们的工作极有成就感。 

医生的能力是非常有限的,我们医生能做的事情是非常有限的,我们没办法把每一个病人都救治成功,健康靠谁?健康完全靠自己!像流感、SARS、冠状病毒,这些都是可以预防的,那你说如何预防?

 

那么,我给大家讲几个要点,大家就知道了。最大的要点就是一百年前,当大家知道这是传播性的疾病,是戴口罩的,也就是说当这个城市如果爆发了疫情的时候,你出去的口罩是非常重要的;第二点就是流感最重要的是洗手,常洗手保健康。所有的呼吸道传染病都洗手。

我前面告诉你了,当你坐在这个剧场的时候,流感病毒一定跟你一起在看,但是大多数情况下面你接触的都是在手上面,当然空气飞沫也会传播,但是人家咳嗽的时候,你把脸凑过去干什么呢?是不是?它会沾染到你的手上,你的衣服上,所以在你吃东西的时候,擦嘴巴、擦鼻涕的时候,你就开始被感染上。

所以当主持人说要跟我握手的时候,我拒绝了,我说我不跟你握手。现在美国做的宣传是什么?

 

人跟人见面的时候碰拳(中国人拱手不握手);最后需要给大家提醒的就是疫苗,疫苗极为关键,但是不能强制,很多人对疫苗是有意见的。但是,我告诉你人类可以走到今天,你们知道现在人的平均寿命是多少吗?上海人民的平均寿命是84岁。 

人类社会上最大的卫生贡献,第一个是疫苗,第二个是清洁的饮用水,这两个是使人类寿命大幅度提高的主要原因,别的什么都不是。

 

疫苗分两种,一种是强制性注射的一类疫苗,还有就是二类疫苗,流感属于二类疫苗,因为它不能预防100%,它只能预防60%,为什么你说科学家水平这么差?不能100%呢?因为流感每天都在变,它每年都在变,所以我预防的概率就是60%,就为了60%,你接种不接种?你如果不接种,一中招那就是cero or one hudred。

那么哪些人是应该尤其应该接种的呢?儿童、老年人、免疫力低下、肥胖......肥胖的人一旦生肺炎,死亡率要比非肥胖的人高很多,所以要重点接种。

最后,我告诉大家,流感年年有,我们只是不知道下一次全球大爆发的时间,一定会来的。病毒每天在变异,哪一天这个变异一出来,又是个全新的时候,我们知道大爆发来了。所以,世界卫生组织每天都在预测,但是每一次预测都是错的,他预测明年来了,明年没来。2013年禽流感来的时候,他们认为禽流感是流感,也没有。

所以,我们举个流感著名专家的一句话,他说,我们只听到时钟的滴答滴答声,但是从来不知道现在是几点钟。流感就这样,我们知道它一定会来,但是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事件是不确定的,但是预防的措施是非常确定的,希望大家健康,谢谢大家。

张文宏老师在2020年1月18日在CC讲坛现场的互动问答

注:此次CC讲坛&人民慕课,演讲时间为2020年1月18日,地点北京。演讲当日,张文宏主任即飞回上海工作一线,继续奋战。

本文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CC讲坛”(ID:ccjt2014)

CC讲坛秉承“创新引领未来,传播改变世界”的宗旨,致力于搭建一个“和而不同”的演讲平台,即发现和传播来自“不同”领域的能够让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加“和谐”的新理念、新观点、新技术的平台。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

 

在张医生另外一段演讲视频中,他还提到了作为一名医生,为了大众的岁月静好而负重前行是“医生的天命”,因为他们都是一群“焦虑”的人

近当代知名学者朱光潜先生曾说:“此身应该做而且能够做的事情,就得此身担当起,不推诿给旁人;此时应该做而且能够做的事,就得在此时做,不推诿到未来;此地应该做而且能够做的事,就得在此地做,不推诿到想象中的另一地。”

在防疫危局的当下,环境保护和自然教育工作者或许不能像医务工作者那样冲上一线,那么我们可以做的是什么呢?

“自然教育”或是说“教育工作者”的天命又是什么呢?欢迎在评论区说一说你的想法,与大家分享!


-近期推荐阅读-

是不是不吃野生动物,以后就没事了?

阅读 429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