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让你害怕的短尾蝮,生活却是如此不易

星期五, 06 3月 2020 12:32

如果说我们会因恐惧而对于其他的生命有“误解”,那首当其冲的便是所谓的“有毒生物”。而其中,对“蛇”的恐惧伴随着人类的发展演化,或许已被“刻入”了我们的基因中。过去在体验师群中也曾有过一次关于“踩点没碰上蛇,活动时却遇到了,该怎么办”的讨论。而今天的主角便是北京的一种知名毒蛇——短尾蝮(蝮蛇的一个种类),可你知道吗,让人闻而生畏的它们,生活也是如此不易......

 

在盖娅·沃思花园生活得越久,就越对身边的自然万物倍感亲切。草丛中奔袭狩猎的狼蛛,香草丛里上下翻飞的金凤蝶,夏日傍晚在天上叱咤风云的普通夜鹰,年复一年,在特定的时间,这些老朋友总会如约而至。

当然,在自然中的生活往往要比朋友圈里分享的唯美图片辛苦许多。烈日当头,你得辨识顽强的野草,正确的挑拣会让你辛苦播撒的蔬菜赢得生命的赛跑;稍有凉意的傍晚,并不都惬意,因为蚊子早就算计好了时间,等着你提供“鲜红的饮料”;秋天,凉意渐起,可同样不想受冻的苍蝇们会拼尽全力挤进你的房间,就为能多活一个晚上。

曾经担心,倘若我按照“生物学人”的视角为你展示这座小山,估计那些罹患“自然恐惧症”的伙伴们一定会吓得不清吧。但细想下来,只有我真的按照生命科学的视角为你展示这一切,你才会安心吧。

今天我们先来说一说短尾蝮。关于短尾蝮的特征,我不想多说,请参看照片:

短尾蝮特写(小鱼/摄于河北驼梁)

唯一想说的一句就是,在北京这样的地方,看到大蛇(特别是超过一个成年人体长的大蛇)往往是性情温顺的家伙,而那些小个子才可能是暗藏杀机的毒物。

短尾蝮的毒性之强,可以在很多科普文章中找到,在这里也不赘述。我们隔壁山头儿的大叔,曾经在一个清冷的早晨遭遇蛇咬。大叔的形容简单又直接,“疼,疼得我呗儿呗儿直蹦!”除了疼以外,根据大叔的描述,伤口周围发黑、被咬的手臂水肿等症状也非常迅速地出现。(蝮蛇的毒素包括了神经毒素和血液循环毒素,以上的症状都是这两种毒素起的作用)

大叔是个非常有经验的山里人,据说年轻的时候套兔子打狐狸都不在话下(现在,想都别想哈!),可面对这蝮蛇的咬伤,他丝毫不敢怠慢,尽量让自己不要乱动,以减缓毒素扩散,同时叫了120送到北京304医院救治。(为什么?因为那里是北京专治毒虫毒蛇咬伤的医院,长期存有抗蝮蛇蛇毒血清,请一定牢记!

看完上面惊险的一幕,我们再来老生常谈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即“天下毒虫,治不如防”,而我觉得防不如“以邻为友”。你知道,在北京,能看到蛇的地方意味着什么吗?那绝对意味着,这里仍有一个自成一体的小小生态系统,可以支持这样的捕食者在其中安身立命呀。

以短尾蝮为例,它的日常食物无非小型的两栖爬行动物(蛙、蟾蜍、蜥蜴等)、鼠类和鸟类(含鸟卵),再加上它们一般都是小个子,喜欢守株待兔,并不是那种争强好胜的性格,所以平时没事儿,短尾蝮是不会和人过不去的。而且人家是晨昏型蛇类,意味着响晴白日的大白天,它们往往会躲在洞里休息,一般只在一早一晚出来觅食或者社交。所以,在野外目击短尾蝮的概率并不是那么高的哈。

当然,如果真的狭路相逢了,我也劝各位远远绕开,咱们各行其道才能相安无事。切不可聚众凑近了逼视人家,更不能拿个棍子挑拨人家,拿个石头又砍又砸的,因为短尾蝮的底线,是生命受到威胁性攻击。一旦它惊了,请相信,它一定会果断而快速地给你一口。

在盖娅•沃思花园发现的短尾蝮(由一位被盖娅妈妈护佑的自然体验师拍摄)

如果现在的你,觉得脊梁沟儿发凉,下面的文字可能会让你好过一点,因为……因为我要煽情了!根据上面的描述,大家可能觉得短尾蝮就像末世灭霸一样,无敌了吧?请相信我,在万法归宗的大自然里,能称王称霸的往往都化石了。下面我就给你们讲讲我们在沃思花园亲见的短尾蝮的悲剧吧。

在我们这里,短尾蝮的活跃期一般是在夏季,特别是端午节前后,因为是它们交配繁殖的时节,目击率会比较高。而由于它们喜欢在光线不是很足的晨昏活动,很多短尾蝮可能都为了寻觅一场浪漫邂逅而命丧了黄泉。那冷血的杀手不是别人,就是“路杀”。(山间的水泥公路在傍晚往往比较温暖,也许是来借个火儿的短尾蝮,就这样被K.O.了)

被路杀的短尾蝮(大狼/摄)

交配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孕育,短尾蝮妈妈会诞出小蛇(卵胎生)。请相信我,一条年幼的短尾蝮想活到成年,得先能逃得过一切捕食者的围剿。这些捕食者包括但不限于黄鼠狼、獾、刺猬、红嘴蓝鹊,以及家猫。什么?你不相信萌萌哒家猫也可以杀死短尾蝮。沃思花园的秋裤和小北,知道吧?即便是在库房里足不出户的大小姐,截至目前,在她们手上阵亡的短尾蝮幼蛇,不少于三条吧……小蝮蛇,长点儿记性吧,没事儿别瞎往小黑屋里钻行不行呀!

 

秋裤&小北: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蚊滋滋/摄)

 

被猫杀死的短尾蝮(蚊滋滋/摄)

你看,即便是像短尾蝮这样凶险的动物,生活也是如此不易。当我们对其他生命有了更多了解,也许也就能少些误解而因此的伤害。最后,还是那句话,“天下毒虫,治不如防,防不如以邻为友!”

 

文:蚊滋滋

 

—春雷响,万物长—

扫码收听哦~

阅读 2748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