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嗡嗡说嗡嗡,说说沃思花园里的“盖娅蜂”

星期二, 10 3月 2020 13:17

上周,我们跟着蚊滋滋走近了盖娅·沃思花园的知名毒蛇——短尾蝮,听闻了它们一段段艰难求生的故事。而今天,“嗡嗡”的蚊滋滋将为我们介绍她家另一群“嗡嗡”作响的邻居们,这次又会有怎样的故事发生呢......

 

上回讲了盖娅·沃思花园的短尾蝮,希望没有惊到各位。其实,写这些东西的初衷,并不是想吓唬各位,让大家知道自然里有多少恐怖的毒虫猛兽,而是想把同样是一条生命的它们展示给大家。有毒不是它们的错,因为那些毒素往往都是人家吃饭防身的家伙。错就错在,我们没有给一个机会,一个让生命彼此问候的机会

这一回,我想跟大家展示一下我们的盖娅蜂。注意啊,是盖娅蜂,不是盖娅峰哈。虽说,大家往往羡慕蜂飞蝶舞的田园生活,可真是让你置身蜂群中,恐怕大多数人还是会心惊胆战吧。

自打来到盖娅·沃思花园生活,我们就一直没有使用农药、化肥和除草剂。也因此,我们可以在这里发现很多熟悉又陌生的小动物,特别是各种各样的昆虫。而在这些昆虫中,有一大类群特别显眼,它们就是在白天里上下翻飞的蜂。以前没有特别注意,觉得那些嗡嗡嗡飞作一团的,都没有啥差别。可日子久了,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对于它们的了解也就越来越多。

 

一米菜地里的熊蜂

常常在香草园、蔬菜地和果园里围着花朵飞舞的以蜜蜂、熊蜂和木蜂为多。为什么?因为人家要取食高能量食物花粉和花蜜呀!虽然它们的尾部都有蛰针,但请你相信我,每一个在花丛中忙碌的蜂才懒得理你,因为蜂生苦短,唯美食不可错过。蜜蜂和熊蜂都是社会蜂,它们几乎从生到死都秉持“蜂群利益最大化”的信条,给大伙儿带回更多的食物和帮助女王照顾好后代才是它们生活的重要意义。

 

在葱的花序上觅食的蜜蜂 

而木蜂妈妈呢,虽然独居,但是所有孩子的育儿室都是自己盖出来的(雌蜂会在粗木中开掘孔洞,并咀嚼木质给育儿室做出隔断),同时,还要给每个宝宝准备足够的蜜糖支持它们完成变态发育(泡在蜜罐子里长大的也就这样了吧)。所以,木蜂妈妈们也真心没空理会一旁的我们呀。当然,如果你正好在她的巢区附近活动,还是要谨慎一些的。不过,它们还是很有分寸的,如果发现有人或其他动物在巢区附近逛,她们一般会悬停在你头顶不远的高空,就那样虎视眈眈地盯着你。被监控摄像头指着的感觉,有没有?遇到这种情况,还愣着干啥,人家都给咱们面子了,咱就静悄悄地闪退吧

 

开凿榆木立柱的木蜂妈妈

盖娅蜂中,除了爱吃甜食的,还有习惯单枪匹马行动的蜾蠃(guǒ luǒ)和蛛蜂,当然它们也是出色的猎手。虽然是捕食者,但据我观察,它们很少主动攻击领地附近的人群。为什么呢?因为聪明啊!无论是蜾蠃,还是蛛蜂,既是捕猎高手,又是蜂界的泥瓦匠。蜾蠃善用土团垒筑育儿室;而蛛蜂则可以飞速地开掘地下洞穴,只为了给宝宝和它的猎物一个隐蔽的宫殿。

 

黄喙蜾蠃和它的育婴室,像不像一块趣多多

蛛蜂挖挖挖

所以,这么聪明的家伙,看见人类,基本奉行井水不犯河水的原则哈,因为生儿育女才是蜂生大事。说到聪明,真不是盖的!蚊滋滋就曾亲眼目睹过一只蜾蠃穿过纱窗缝隙,沿着相同的路径来回于生态旱厕和室外,搬运泥团,并在我眼皮底下修筑育儿室的全过程。(请不要关心蚊滋滋当时在做什么…此处省略三个字儿)

当然,在盖娅蜂中也不乏作风硬朗强悍的,典型代表里,胡蜂家族绝对可以拔得头筹!首先,它们一般是吃肉的大个子,骨子里就带着比勇斗狠的杀气。其次,它们群居呀,人多力量大懂不啦?非洲鬣狗为什么能赶走猎豹,还能勇斗狮子,那都是一个道理啦。所以在野外,胡蜂家族的成员一般都是应该得到你的敬意的火爆邻居

在盖娅·沃思花园,比较常见的胡蜂有大一些的人头蜂,还有相对清瘦一些的黄脚胡蜂,有时也能见到人称黄蜂的黑盾胡蜂。人头蜂的本名应该叫金环胡蜂,个子巨大,能有3厘米以上的体长。不用多说,当你看到它远远飞来的样子,心里就只剩一个想法了——即“躲开,不要去招惹它!”否则,你真的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的。

 

在我门前喝水的人头蜂 

当然,根据我们在盖娅·沃思花园的观察,人头蜂在房前屋后出现的几率并不高。因为它们往往会选人的干扰相对少的地方筑巢,偶尔来花园里串个门,那也是因为人家出来打猎能力强的缘故。据说,人头蜂为了搜索食物,飞出几公里也是不在话下的哦。当然,如果你在山中行走,看到有它们的蜂群总围绕着比较固定的位置飞,那就要提高警惕了。很有可能你已经接近人家巢区,赶紧轻声慢行,绕路吧您呢。在蜂界,“来家里串门儿的都是死敌”,这是祖祖辈辈遗留下来的暗默知!请大家务必牢记。

最后,再说说黄脚胡蜂。它们细腰乍背的,飞行的时候轻飘飘的,看上去就温和许多。黄脚胡蜂的温和,绝不是印在名片上的,当真已经融入了它们的灵魂。一次田间劳动时,我看到一只黄脚胡蜂落在不远处的秋葵上。定睛观瞧,原来它停落在了一片卷成筒状的叶子上。只见它不慌不忙,感觉就像是来打个尖儿的样子,身子几乎没什么大动作,只是前足和后足,时不时在叶筒的两头儿轻挠着。

正在我准备回去干活儿的时候,突然从叶筒中蹦出一条绿色的大肉虫砸!而此刻的黄脚胡蜂呢,仍然是不慌不忙,就那么轻松自如地一抱(真的就和新郎抱新娘一样一样的......),把虫子整个儿揽入怀中。同时,尾针刺进了虫子的肉身,连个挣扎的响动都没有,虫子就瘫软了。此时的黄脚胡蜂,仍然保持着优雅与克制,绝无就地大快朵颐的贪吃相儿,而是抱起猎物,以它特有的飞翔姿态慢慢离去了。大家能体会那时的我的心情吗?佩服呀,当时就跪了!就差给它带壶酒走了。

 

优雅的黄脚胡蜂

虽然彬彬有礼的黄脚胡蜂并不喜欢主动攻击人,但是因为它们经常在建筑物的空隙中筑巢,所以和人居空间有比较多的重叠,在大家的生活中还是很容易遇到。为了避免与它们擦枪走火,我的建议是,与其去驱赶它们,不如远远地观察、欣赏黄脚胡蜂的智慧与优雅吧!只要大家各行其道,和它们相处,其实没那么难的。

 

房檐下藏匿的黄脚胡蜂

好了,今天就聊这么多。下一次,我会接着说盖娅蜂里另一个狠角色。同时,再奉送一个蚊滋滋独家“黑历史”。预知详情,敬请期待……

 

图/文:蚊滋滋

特别感谢厚皮野猪的悉心指教

 

—养蜂人与蜜蜂:取一半,留一半—

这个「蜂蜜之地」的故事,也每时每刻发生在世界的各个角落

 

 

阅读 387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