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盖娅日记|何时与自然重逢?也许,它从未远离

星期一, 16 3月 2020 12:33

疫情让我们不得不隔离在家,不能像过去一样自由自在地到户外玩耍,或许大家心里都在企盼着“能与自然重逢”,然而,“隔离”在家真的就隔离了自然吗?

你看,鸵鸟和她的女儿小白兔就找到了身边的生命.....

 

娇艳绽放,相比之下,周围的一切都仿佛失了颜色

 

《牵牛花记》

小小牵牛,站在土中,

挺挺身子,迎接春风。

花朵绽放,颜色不同,

红粉紫蓝,好似儿童。

——小白兔,2020.2.11

 

依旧是灰蒙蒙的空气,混沌、低沉,压抑……就像这些天的心情。继续遥遥无期的在家中等待,何时才能与大自然重逢?但女儿小白兔却信心满满:“虽然比2003年还要严重,只要找到解药就可以化解危机。”可能,十岁的她还不能清楚地了解疫情的真实状况,不能体会化解背后的代价,但的确,一切终会过去。

她依然每天看书、画画、游戏、胡闹……哦,还有照顾“宠物”——四条斑马鱼、四株多肉、一棵土豆、一棵牵牛、几棵蒜苗。除了鱼缸,她把它们依序摆在卧室的窗台,晒太阳、浇水、聊天……照顾心爱的宠物们是她每天最重要的事。

 

1月9日,两片子叶。小白兔拍摄 

其实,原本这个盆里种的是四粒樱桃萝卜种子,种子是买来的,但一粒也没发芽,不知道为什么。然而,一日女儿惊喜地大叫:“妈妈妈妈,快来看,有小苗!”我赶忙过去,真的,干枯的泥土里,一株淡绿色双子叶小苗钻出来,萌萌的。女儿满怀期待地注视着,自言自语道:“好想知道它是谁呀,不用着急,等到开花就知道了!”

1月14日,女儿拍摄,等着看吧

接着,一片真叶长出来了,女儿迫不及待地用识花软件查询。“妈妈,你说会不会是大花牵牛呀?花伴侣说可能是。” 

“我觉得可能是某种牵牛,具体哪个种需要继续观察呢。”

“有可能,前些天我从小区篱笆上采了牵牛花种子放进去,记得有一段时间了。”

1月23日,第二片真叶是三深裂了。还是女儿拍摄,幸亏她拍了。

“妈妈,真叶长大的时候,子叶就会慢慢枯萎。”女儿趴在窗前喃喃地说。是的,真叶在继续长大,一片两片,而一片子叶已经开始萎缩。

 

2月1日,伸着可爱小爪的花苞长了出来,像不像小墨鱼仔?

“妈妈,快来快来,看长出了什么?”一日清晨女儿咋咋呼呼地大喊。原来是在每片叶子的叶腋处各长出一个五爪墨鱼仔似的花苞。牵牛花是藤本植物,如果在野外,会长出一两米甚至更长的藤蔓,在雨水丰富的7~9月开花。而眼前的这棵,整个植株不过四五片叶子几厘米高,为什么这么早开花?是温度湿度不合适?还是觉得土壤太贫瘠?

“妈妈,是花苞吗?我猜就是牵牛花,我见牵牛的叶子,就是这样的。”女儿也有同样的猜测。 

“不知道呢,太小了,需要再等等看。”我知道她会继续观察,便这样回答。

“如果开花了,家里没有小昆虫,它们怎么授粉?”女儿开始担心。

“嗯,我们俩可以帮忙。”

“可是家里没有小粉刷呀!”

“也许,我们可以用小手指轻轻地。”

一周之后的一日清晨,拉开窗帘的一刹那,猝不及防的惊喜迎面而来,两朵娇嫩的粉蓝色花朵仰头绽放。

 

2月11日,7:30

 

窗外的灰蒙蒙

“看,它们在吹着小喇叭迎接新一天的早晨。”女儿眉飞色舞,小心翼翼地呵护着。

“现在应该能查出来是哪种牵牛了。”我说话的同时,帮她取来两本植物图鉴。

“妈妈,你看叶子、花苞、茎上都有绒毛,只第一片叶子是三浅裂,其它的都是三深裂,到底是牵牛还是裂叶牵牛呢?”女儿对着图鉴疑惑了。

“我也疑惑了,两种只是叶裂深浅不同?还有没有其他区别?图鉴上说有观点认为牵牛和裂叶牵牛应为同一种。”我如实回答。

 

9:35,花冠已经开始收拢

9:35,“妈妈,快来快来,花儿枯萎了。”我应声过来后,女儿继续说:“好遗憾,这么快就收拢了,我还没有帮它们授粉,好不希望呀!它们明天还会再打开吗?”

“不知道呢,明天再看看。” 

“牵牛花儿为什么只开这么一会儿?”

“听说牵牛只在早晨开放所以又叫‘朝颜’,究竟是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呢。”

“花儿是怎么知道是早晨不是傍晚呢?”

“我昨天阅读的《树的秘密生活》中有讲植物是根据光照间隔和长短来判断的,具体机制没讲。”

“好可惜,我都没看到它是怎么开放的,今天起床太晚了!”

“没关系,不是还有三个花苞嘛!”

“我要定个闹钟,明天一定要早早起床。”

 

10:40

14:00,花朵已经完全收拢。女儿为她的拍照技术而自豪

14:00,“妈妈,花儿已经完全收拢了,变得这么小。”

“哦,我在忙,你帮忙拍下来吧。”

“妈妈,我拍了这么多张才有一张清楚漂亮的。”

傍晚,爸爸一进门,女儿就眉飞色舞地冲上去:“爸爸,今天有个大大的好消息,我的牵牛花开了,非常漂亮。爸爸妈妈,你们别忘了,明天一定要早早叫我起床!”

第二天,它们没有再次开放,渐渐凋零。但两天之后,第三朵顺利绽放了,从清晨4:50开始,16:00闭合。还有第四朵,第五朵……

 

2月24日,第二朵结出了饱满的果实

 

3月12日,饱满的第二颗果实。女儿的拍照技术越来越好

没有蜜蜂,女儿给每朵花做了人工授粉。第一朵的子房刚刚膨大,就被好奇的女儿解剖开做观察。有了第一朵“舍身求义”,后面几个都顺利地结出果实,看着第二颗越来越饱满,犹如孕妇鼓鼓的肚子,期待成熟之后种子们跳出来的那一刻。

何时与自然重逢?也许,它从未远离。虽不能去自然中自由奔跑,但种下一颗种子,也会给你惊喜。

 

土豆的芽,怎么看都像是“魔鬼”

 

肉肉有些发红,不知道是不是病了

 

文:鸵鸟

图:鸵鸟、小白兔

 

关于“身边的生命”,你是否也有其他发现或者疑问

欢迎在留言区与我们分享!

下一期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呢?

敬请期待呦!

 

—盖娅日记合集—

棠梨:绿豆发芽记

蒲公英:我给一双旧鞋画了一件新衣服

 

阅读 381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