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生物多样性日 | 咱邻居一场,为啥总说我“没安好心”

发布时间:星期五, 22 5月 2020 22:33

今天是国际生物多样性日。而在我们居住的城市中,就有很多生命与我们共同分享着这片环境。比如,有这样一个我们“既熟悉又陌生”的邻居,或许我们都听闻过它的大名甚至是“都市传说”,但可能并没有那么了解它,还有很多人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它们,一味的认为它们就是“不安好心”。今天,我们将一起走进TA们的生活,也体会下“生物多样性”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是黄鼠狼。

进入正题之前,我先来介绍一下我的人类邻居——他们发展迅速,短短几十年,就用钢筋水泥构建出充满烟火气的城市生态系统;他们时而与我们相遇,但比起国宝大熊猫,他们好像并不知道我们叫什么......

( 疫情期间动物占领城市 图源:俄国艺术家 Вадим Соловьёв)

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他们发现曾经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竟然出现了诸如斑马在路上狂奔、小鹿成群上街头觅食、海狮上街晒日光浴等报道。于是,他们说,游人去而禽鸟乐也,这个城市本来就是它们的家园啊

如果没有这特殊的时期,我的人类邻居,要花多久你们才会注意到我们呢?要知道,在这个城市生态系统里面,我们也是其中的居民呀。 

常言道,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我的人类邻居,今天,我来“串串门”可好

 

我想,你们“认识”我

 

这是啥?感觉还挺可爱!黄鼠狼?偷鸡那个?上大白鹅!我好像见过它!!!!!!6666666

(图源:网络)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上面这句话,你们一定很熟悉吧?因为你们总是把那些阳奉阴违、表里不一的人叫做“黄鼠狼”。

民间,也称我为“黄大仙”。我被人类崇拜,出于两个原因:一是我的体态优美且性情狡黠,充满神秘感:二是认为我可以左右人的精神世界????

由此可见,你们是很“熟悉”我的了。但之所以打引号,是因为你们可能只知道我叫“黄鼠狼”,但并不知道我的学名、分布等情况——

我的中文学名是黄鼬(拉丁学名:Mustela sibirica),俗名黄鼠狼。属于哺乳纲,食肉目,鼬科。

(黄鼬中国分布图 图源:中国哺乳动物图鉴)

我可以生活在祖国的各个角落,包括原始森林、次生林、草原、平原和山地地区,当然还少不了村庄、耕地附近,乃至城市的角落。但数量最多的地区,也是我国最为富庶的地方,例如长江 中下游平原、华北平原和东北平原等;其次,是秦岭、四川盆地和东南沿海丘陵地区;而其他省区的数量则明显较少。

 

我不是狼,也不是鼠,为啥成了黄鼠狼?

《本草纲目》上是这么来描述我的:“鼬,处处有之,状似鼠而身长尾大,黄色带赤,其气极臊臭。”

 

(黄鼬是这个样子的↑ 图源:网络)

我是鼬科动物,而狼是犬科动物,我俩究竟是怎么扯上关系的的?

我们古名叫狌(sheng第一声),最早见于《庄子·秋水篇》:"骐、骥、骅、骝,一日而驰千里,捕鼠不如狸、狌"。说的是,马可以一日跑千里,但是捕鼠却不如猫和黄鼠狼。这说明在战国时,人们已观察黄鼠狼善于捕鼠

这就不得不提及我们的食性了:据考察,作为小型食肉兽 ,我们性情凶猛,一夜可以捕食6~7只老鼠,且老鼠占我们食物总量80%以上。

 

由此观之,叫我们黄鼠狼也是不无道理的了。

 

我们给鸡”拜年“真的经常发生吗?

给鸡“拜年”确实会发生,但不是经常发生,因为黄鼬的主要食物来源是老鼠。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著名兽类学家盛和林先生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做了大量工作研究黄鼬。盛先生在1983 年第3 期《大自然》杂志撰写的一篇科普文章 《黄鼬功大过小》。他写到:“我们曾在江苏、上海、浙江、安徽、湖北、河南、吉林、黑龙江、 内蒙、山西、河北等主要产区解剖过 4978只黄鼬的胃,发现它们主要吃老鼠、蛙类和昆虫,也吃些蛇、蜥蜴、小杂鱼,甚至蜗牛、蚂蟥、蚯蚓等无脊椎动物。在食物严重缺乏时,个别的也以带甜味的芦苇根和薯块充饥。在解剖中,仅发现两个胃有家禽,一个胃内有幼家兔。” 所以,这代表着过去我们的“污名”被洗白了?

之后,有学者对当年的这项研究提出了质疑:

  • 该研究取得的样品虽然来自我国从南到北的很多省份,但在文章中并没有说明样品具体的采集地,是城市?农村?还是未被人类开发,甚至人类不曾涉足的地方?
  • 是在距离鸡舍多远的距离内?鸡舍是简陋的,还是牢固的?要知道,在这些地区,家鸡的密度存在很大差异,这也许将对研究结果产生直接影响。
  • 另外,且不论样本来自全国各地,即使是生活在同一个鸡舍周围的黄鼬,也很有可能会因为个体差异(包括个性、体质等)而导致对闯入鸡舍捕食家鸡这一行为的表现有所不同,用一句俗语来说,就是“撑死胆儿大的,饿死胆儿小的”;更何况,虽然我们经常能听到黄鼬进入鸡舍捕杀家鸡的案例,但我们并不知道在周围环境中究竟存在多少黄鼬,更不知道在黄鼬的整个分布区分布着多少只黄鼬。

因此很难给整个黄鼬家族的所有个体扣上一顶相同的帽子——黄鼬以家鸡为主食。更何况黄鼬分布范围广大,不同的环境中食物差别明显,甚至也会随季节的变化有所不同,因此黄鼬对食物的选择或许也存在差异。

 

我们的生活,“危机四伏”!

动物皮毛交易、疾驰的车辆、藏在角落里的老鼠药...... 

虽然我们分布广泛,但谁能料想到我们的未来会是怎样?

(街头不幸被车撞到的黄鼬 图源:[4])

在中国,严重的捕猎行为造成我们在局部地区的数量的减少。而危险远远不止这些,散布在楼房里的老鼠药,疾驰的车辆等,都是威胁我们生存的因素。而生态系统中,每一个物种都不可或缺!

我们,被列入CITES(《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的附录三之中。在中国,评估者认为在过去的十年内,由于栖息地质量衰退、分布区缩小、分布区开发水平等因素,我们数量下降了至少80%,所以被列入了《中国濒危红色名录》。

与其说我们是“灭鼠”高手,不如说我们和老鼠构成了相对稳定的制约关系。由于我们的存在,老鼠数量不至于泛滥。而在冬天食物匮乏(主要是老鼠少)的情况下,我们之中胆大的敢冒着生命危险去“偷鸡”,而胆小的就有可能撑不过那个寒冷的冬天。这其中,似乎是达尔文的自然选择假说中所提出的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的某种客观反应。

这一切,在一定程度上构成了我们今天相对稳定的城市生态系统。

 

说在最后

写下这篇文章查阅资料时,想起了前久在一席看到的一个演讲,主讲人为生态科研人员王放。在他的一篇名为:《疫情之下,我们在上海的八十个探头,监测着城市野生动物》的文章里,有几句感受颇深的话想要与你分享——

无论是物种保护还是自然资源管理,没有了了解,一切都失去了基础

如果我们不了解这些物种的分布和数量,不监测它们的种群增减、适应性变化,那真的有任何问题的那一天,岂不是只能靠拍脑袋来管理城市生物多样性

城市生物多样性:每个人的意见都重要。(疫情之前,王放和他的科研团队组织了一支市民队伍,开始了一次公民科学家的探索)

这个城市,是我们共同的家园。我们,是你们人类的邻居,和你们一起构建了这个欣欣向荣的城市。

最后,想问问我的人类邻居,现在,你还会一味地说我“没安好心”吗?

 

参考资料:

[1] 张劲硕. 鸡年第一“案”:黄鼠狼到底吃不吃鸡?[N]. 北京科技报,2017-02-13(031).

[2] 山冈.都市中的黄鼬[J].科技潮,2011(12):68-69.

[3] 黎明.黄鼠狼礼赞[J].绿化与生活,1997(03):8.

[4] https://www.iucnredlist.org/species/41659/45214744#conservation-actions

 

本文转载自自然之友服务号

 

—这些常被我们误会的“邻居”,也需要更多认识和了解—

闻蜱色变?是时候认识下这群不起眼的小家伙了!

让你害怕的短尾蝮,生活却是如此不易

嗡嗡说嗡嗡:沃思花园里的盖娅蜂

嗡嗡说嗡嗡2:必须给大头泥蜂一个特写

 

—“多样性是这个世界的本质”—

王放:种群涨落背后的“为什么”,也关系着人与野生动物共存的未来

 

阅读 187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