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植树造林拯救地球,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发布时间:星期四, 18 6月 2020 13:44

以下文章来源于小象君 AnimalDialogue,作者象妹

 

今天是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荒漠化指的是干旱、半干旱和亚湿润偏旱地区的土地退化,主要由人类活动和气候变化引起,也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严峻的环境挑战之一。一些科学家提出用植树造林的方式来改善水土环境,缓和荒漠化,也缓和气候变化,然而,事情并非如此简单...... 

沙漠中的绿洲,是贫瘠土地上绿色的希望,如今已不仅仅是荒漠徒步者们的愿景,也成为了科学家和环保工作者的希望——增加荒漠地区的植被覆盖,既能防治风沙,又在能一定程度上减少气候变暖带来的影响,何乐而不为?科学家们预测,种植121.4亿亩的树就可以减少三分之二人类自工业革命以来排放进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同时也可以改善水土环境,增加微环境的降雨量。因此一些科学家们提出用植树来拯救这个日益变暖的星球,通过森林管理和减少砍伐来应对气候变化,而另一些人则提出了疑问:我们应当在哪里种树?大面积的恢复森林对生态系统将产生怎样的影响?大范围的植树造林活动会不会改变地下水,土壤和微气候?这些改变又会怎样影响当地的居民?在地球另一端的撒哈拉和中国西北部,都有人在为绿化我们的世界而努力着,从他们那里,我们也许能够找到问题的答案。

 

非洲的绿色长城

在古老的撒哈拉沙漠边缘,人们正在筑起一道将近八千公里长的绿色长城:从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到东非共和国的吉布提——这项开始于2007年的计划旨在通过在撒哈拉南部种树来阻止组织沙漠化的进程,保护这片世界上最贫瘠的土地。随着项目的进展进行,这项计划又有了新的使命:恢复数十年来被过度开发的贫瘠土地,提高粮食产量,缓解地区冲突,减少移民的产生。

© Google

数百名志愿者带着种子和树苗等待着——他们在等待一场雨:然而雨季并没有如期来临。往常应该在六月就降下的雨,等到了八月还是迟迟没有来临:为了对抗气候变化而种树,可是气候变化让种树变得不可能。

实际上,撒哈拉扩张的速度远远比不上荒漠草原景观退化的程度速度。几十年来的过度放牧,气候变化造成的干旱与和落后的农耕方式耗尽了这里曾经富饶的草场。土地需要时间来恢复,牧民们的牛羊也需要食物。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如果牛羊没有粮草,牧民们会砍掉新种下的树苗来喂养这些家里的收入来源。这就是恶性循环的开始。

塞内加尔,人们为绿色长城计划准备的土地 ©TIME

Goudiaby,一位九年来都在监督审查绿色长城项目的科学家说,这个项目的关键在于帮助当地人解决生计问题,这样他们才能参与保护这些树,进而保护我们的未来。“毕竟,阻止全球变暖并不是为了拯救这个星球,这个星球无论气候怎么变化都能好好的存在着,这是为了拯救人类文明。解决的办法就是帮助那些直接承担着气候改变造成的后果,因此而挣扎着生存的人们。”

五十岁的Aka和她的家人生活在绿色长城计划附近的村庄中。从绿色长城计划实施开始,她在为期六周的种植季中可以靠劳动收入96美元。项目涉及的一万亩的土地上种植着牧草和二十五万株小树苗,每年有八个月的时间被围栏保护着,防止牛,绵羊和山羊啃食。到了旱季的七月,这片土地又重新开放,牧民们每人每天付1.7美金,就可以开始收割齐腰高的牧草作为家畜的粮草,并储蓄起来直到雨季来临,那时牧群就可以吃到新鲜的,自然生长起来的牧草了。Aka对这个项目十分满意,她说,这不仅是为了钱,她再也不用在旱季靠砍伐树木来喂养牛群,并且还提到:“我为我十岁的侄女感到高兴,她不必再四处带着牛群寻找牧草了,现在她可以将这些时间都用在在学校学习。”

在塞内加尔种下的树不仅是本地抗旱抗逆的树种,也有一些地区尝试种植可以为当地人带来收益的果树,希望通过这些额外的收入来引起人们保护植株的意识。从2008年第一棵小树在绿色长城扎根,直至今日已经有1800万棵树在六十多万亩土地上生长,九个农产品市场投入了运营, 旱季饲草的存储量也翻了三倍。与此同时,瞪羚,豺,沙漠龟和鸟类——这些已经许多年没有见到的动物们都回来了。

绿墙长城基地的一位负责人站在种植的柠檬树旁 ©TIME

但挑战也与机遇并存,即使已经种植了六十多万亩的树,在这个国家的其他地区,由于砍伐,农业开发和建设施工而减少的森林面积是这个数字的许多倍,并且在荒漠地区植树的总体成活率只有20%左右。如果从1980年起种的树都成活了,那么现在的塞内加尔早已应该同亚马逊雨林一样湿润富饶了。

 

阿拉善的绿色希望

2019年,一份卫星地图分析显示,自21世纪,全球绿色覆盖面积增长了5%——相当于增加了半个亚马逊雨林的面积。其中中国和印度两个人口大国贡献了相当大部分的绿化面积。中国仅仅占全有世界6.6%的植被覆盖面积,却贡献了25%的绿化增长量。其中42%来源于植树造林,32%来源于农田增长。印度拥有全球2.7%的植被覆盖面积,绿化增长量占全球变化量的6.8%,但其中82%都是来源于农田的增长。

©earthobservatory.nasa.gov

大面积的绿化是人们为了应对气候变化,降低温室效应的尝试,其具体的生态效益如何,能否达到减缓气候变化的目标,目前还不得而知,但绿色是希望,是人类对地球的安抚剂。期冀这抹绿色能生生不息,终将有一天茁壮成为我们的庇护。

“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自古以来在中国西北贫瘠荒芜的土地上建造绿色长廊就是一代代人的梦想。而现在有这么一群人,在巴丹吉林,腾格里与乌兰布和三大沙漠交界处的阿拉善筑起了我们自己的绿色长城。

阿拉善景观 ©baidu

阿拉善SEE从2004年成立就开始关注阿拉善地区的荒漠化问题。这片黄沙之上曾经绵延着800公里的植被带,然而与非洲的情况相近,过渡的放牧和气候变化使得植被被破坏退化严重,沙尘暴自此可以肆虐过境,对下风向的河西走廊,宁夏平原,河套平原以及华北生态环境都造成了巨大的破坏。由于沙生植物天然更新缓慢,于是阿拉善SEE荒漠化防治项目便在此落地——通过对环境的识别考察,提出了草畜平衡,风光互补,替代能源等一系列尝试,并上线“一亿棵梭梭”项目:联合阿拉善盟政府相关部门、当地牧民、合作社,以及民间环保组织、企业家、公众,搭建多方参与平台,共同致力于用十年的时间(2014-2023年)在阿拉善关键生态区种植一亿棵以梭梭为代表的沙生植物,恢复200万亩荒漠植被,从而改善当地生态环境,遏制荒漠化蔓延趋势,借助梭梭的衍生经济价值提升牧民的生活水平。这个项目将荒漠化防治,生态恢复以及牧民的转产增收联系在一起,共同构筑起了防风固沙的绿色长城。

 

梭梭 © see.org

近年来有研究表明快速增加的绿色植被会使蒸腾量增加,进而导致地下水水位减少。为避免这方面的问题,梭梭项目在执行前期就与科研部门展开合作,通过对气象、植被等数据的判读,结合实地调查与国家二类地质普查数据,筛选出历史上梭梭林覆盖的地区,在地质条件符合的情况下进行植被恢复。

“宜林则林,宜草则草”,对遭到破坏的沙生植物进行修复。在种植的前两年进行人为干预,抚育幼苗,之后便师法自然,靠降雨保证植株的成活。在项目进行中期评估活动也持续进行:梭梭的生长情况良好,物种丰富度和优势度基本没有改变,但多样性指数具有了增长的趋势,所种的植株已形成了稳定群落;地表粗糙度增加,风速降低,达到了防风固沙的目的。

对于人们普遍关注的土壤含盐量含水量的问题,监测数据显示:整体上梭梭种植区土壤盐分含量普遍较高,但通过对项目区梭梭林地与对照区土壤盐分变化的分析可以得出,土壤盐分各阴离子含量均呈现略微增大的趋势,阳离子含量有增有减,梭梭种植区土壤含水量均值约 2.8 %。

整体来看,土壤含水量随土壤深度的增加,表现为增大的趋势。各调查样点浅层地下水位变化有增有减,地下水整体变幅为-0.5-0.25 m。由此可见,梭梭种植区调查点浅层地下水盐度相对较高,仅适用于干旱区耐盐植物,故恢复原生的沙生植物是最合理有效的生态恢复方式。

 

© see.org

从2014年至2019年,“一亿棵梭梭”项目累计在阿拉善关键生态区域种植了以梭梭为代表的沙生植物5576万棵,约114.6万亩。社区参与是这个项目的重要环节,其中牧民的支持与参与为项目的成功提供了有力的保障。通过对农牧民进行技术指导和资金支持,发展沙产业,改变放牧模式,创造就业机会等提高牧民的收入,进而增加保护积极性。项目实施以来各项效益呈逐年增加趋势,尤其是经济效益(以农牧民补偿为主)。2014-2016年累计综合效益为 8551.36 万元,年增加量约为 1550 万元/年,综合来看,生态效益(61 %)和经济效益(35 %)占主导。

志愿者参与一亿棵梭梭春种活动 © see.org

抛开这些科学结果和数据,站在阿拉善的土地上,最直观的感受是这片曾经寸草不生的荒漠像是盖上了绿色的毛毯,除了种植的沙生植物,草本植物也慢慢开始生根发芽,地面上出现了生机,越来越多的动物们重新回到了它们熟悉的土地之上。

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报告建议必须增加10亿公顷的森林来限制全球变暖,大量的人力,金钱,时间成本将会投入进轰轰烈烈的造林行动中。通过这两处人与最极端的荒漠角力的故事,我们看到了希望——本土的物种,自然恢复的法则,与社区紧密联系合作让恢复森林成为可能,不但绿色在渐渐扩张,还带来了生态环境的恢复和人们生活的改善。

一亿棵梭梭项目实景图 © see.org

“植树造林”这个概念想必我们从小就深受它的感染,它像是一个绿色的童话,告诉我们在春天种下的树苗终将有一天变成参天大树,大地那时便会郁郁葱葱,地球终会变得富有生机。然而事实是复杂而严峻的。我们在手机上日复一日的积攒“绿色能量”,或是在春天亲自种下一棵树,它背后的生态问题,社区问题,经济问题都是不能不考虑的因素。同样,我们也应当谨记,不能指望着只通过种树来解决温室效应气候变暖,不要一边辛苦地抚育幼苗,一边大规模开发开采雨林和森林,让植树变成一个亡羊补牢的悲惨故事。

 

参考:

https://time.com/5669033/great-green-wall-africa/

https://earthobservatory.nasa.gov/images/144540/china-and-india-lead-the-way-in-greening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893-019-0220-7

http://www.see.org.cn/Foundation/Article/Detail/3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ODA3MDQzNw==&mid=2650141637&idx=1&sn=861243d78c9d7d7e7860b093a17a007e&chksm=bed1020f89a68b197df24b16242d6c21f1d8e4876ab88c9d41200b793d199cadb15078376058&token=598030921&lang=zh_CN#rd)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yNDA2NTI4Mg==&mid=2655435533&idx=2&sn=46dae5d8444ae8367cff0ecf2e1c0efc&chksm=f3a6b960c4d1307660be06a3ee2a85f7d60f457b666278272aa3c2591f0f92ad9c7dcf2a7f79&mpshare=1&scene=1&srcid=1223Di1XpVDfI4JLGwGXNvXP&sharer_sharetime=1577093055535&sharer_shareid=007ee4a433574cb7188e6c5d15302750&key=682805a6911b87ee5b3495c4001d6908a0f7c4ef8106380360fd3b148604623cf83c44e4a2ea17ebef882fa961f265860aedd589825f2518051be9d10ecb18e6e4b9b1438dbebea1f74f6c20beb42095&ascene=1&uin=Mjk4MDY0NTcyMA%3D%3D&devicetype=Windows+10&version=62070158&lang=zh_CN&exportkey=AQM%2ByvtyOqWc9Amg2kBaWkg%3D&pass_ticket=Oy9LWDaSWhpmQENqvhUXw23kTIq8rklvXAEZac8M%2Bb0jloy%2FTXDz93XDmIeHoPjE

 

 

作者 | 王玮亦

“Only if we understand can we care.”

 

编辑:王柳枫,S

特别感谢阿拉善SEE基金会提供相关数据信息。

图文转载自公众号“北美小象君”

阅读 178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