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探秘房山官地村“疯狂的石头”

星期五, 19 6月 2020 12:30

以下文章来源于黑角羚随笔记,作者康君力

 

在盖娅自然学校的讲师团里有一位神奇的人物,他是盖娅长期合作的租车公司的康师傅(自然名:黑角羚),在跟随“自然北京无痕游”系列课程的过程中,从旁观逐渐到参与进活动中,甚至最后成为了LNT初阶讲师“持证上岗”。

 

开车中的黑角羚(夏天/绘)

上周,黑角羚又来到了盖娅单次课《疯狂的石头》,一起探秘房山区官地村岩石的奥秘......

 

胸广足填海,艺高曾补天。

浑泥掩铮骨,不露是真贤。

这是描写石头最美的诗词,在多年的爬山中捡到过奇形怪状的石头,只是被它奇特的形状和复杂的构造所吸引。丹巴吉林的玫瑰石,长岛的鹅卵石,太行山的千层石,燕山的孟姜女白米石。北京周边的怪石,还数分布在京城西边的太行山最为奇特。这不,今天有幸参加盖娅自然学校的亲子单次课《疯狂的石头》,对石头有了知识的概念。

 

大约一个多时辰到达位于房山周口店镇的官地村。“官地村”记得怀柔神堂峪也有个官地村,村志铭上介绍说此地出过多位高官。果然,此官地村清代成村是官家的封地,故名官地村。

 

大家围成一个圈互相报了自然名。竟然有好几个孩子是单飞,竟然还有一个六岁的“梨”也是单飞。戴着一副圆形黑框眼镜,穿着白色户外休闲衬衫,总是把领子竖楞着,军绿色裤子,左臂上带着“安全监护”的红袖套,她是引导员黑石,细心、热情。引导员花椒大高个子,脖子以下全是腿,穿着一件类似于牛仔蓝的帆布马甲,布满了口袋,马甲的中间挂着一把锤子,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手势,一看就是“砖”家。今天就由他俩带领我们了解这里几亿年前的石头。

 

活动招募公告说可能有雨,建议穿长衣长裤,我穿了件长袖衣,热呀。没想到雨没来,炙热的太阳一直烘烤着人的脑袋,即使带了草帽也没感觉到阴凉,而是帽子的闷热把脸胀的通红。穿过村顺着山间的小路往山上走。花椒一边走一边讲周边的地质地貌,随便的一块石头都是几亿年。官地村位于周口店镇磊孤山“中国房山岩地质公园”内,是房山复式岩体观察的最佳场所之一,拥有从太古宙到新生代漫长地史演化过程中形成并保留较为完整的地质记录,是基础地质研究的宝库。

 

花椒时而用锤子敲敲,时而用手指抠抠,以便更清晰地观察和辨别岩石的类型。不管他说的是多么的专业用词,孩子们都紧紧的围在他的身边,他提出的问题,孩子们都抢着回答,有时候我觉得答案很可笑,可偏偏对了。抬头望去高高山崖出现一块横着的石头,一块竖着的石头,花椒问:“你们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孩子们说:“是断裂”,“噢,有可能,那为什么会出现断裂呢?”,“地震”孩子们的神速回答我都转不过来。

接下来孩子们关于地震的问题一个接一个。花椒让大家从地上捡一根手指粗细的木棍,然后用手折断。问大家啥感觉,有个小姑娘说:“感觉手一颤”。“对了,这就是地块撞击形成的地震”。接着专业的科普来了:“当地球内部积累的能量使岩层无法承受时,岩层就会发生断裂或者错位,积累的能量也会释放出来,并以地震波的形式向四面八方传播。就这样,地震就形成了。可以看出这里几亿年前也许就发生过大的地震”。

 

一会儿扒开树枝,一会儿拐到路下,这一路过了好几个大石头,每个大石头都是一个教学点。一层一层的千枚岩,薄的像纸片。“千枚岩是具有千枚状构造的低级变质岩石。原岩通常为泥质岩石(或含硅质、钙质、炭质的泥质岩)、粉砂岩及中、酸性凝灰岩等,经区域低温动力变质作用或区域动力热流变质作用的底绿片岩相阶段形成”。

 

千枚岩

差异风化的大理岩像奥利奥饼干一层硬一层软。“差异风化又称差别风化、是指在地面出露的、同时存在的抗风化性能不同的岩石,因风化、剥蚀程度的不同,在形态上表现出凹凸不平或参差不齐的现象”。

 

差异风化的大理岩

行走的地面是一块巨大的石头,可表面却像凝固的水流一样,又像搓衣板。“揉流褶皱又称流褶皱,是岩石处于高温高压环境下塑性增大,受力时呈粘稠流体或固态流体发生流变而形成的不规则复杂褶皱”。

 

揉流褶皱

到了山顶,也没有风,空阔的山顶只有太阳和被太阳烘烤的大石头。有碾盘那么大的一块石头都是由很多的形状不一,大小不一,颜色不一的直径一厘米到三厘米大小的小石头挤压粘合在一块形成,很是光滑漂亮。孩子们都好奇的问:“这是啥石头”?花椒说:“这是三好砾岩”,并抱起一块早已准备好的石头:“大家看这是啥”。仔细看了一下是水泥块,城市里很多。“具体说是混凝土,用水泥把石头凝固在一块”。“噢!”孩子们好像立马明白了啥?竟异口同声。

“三好砾岩的分选好、磨圆好以及胶结好所以称“三好”。三好砾岩”的砾石成分单一主要为鹅卵石和扁椭球形的石英质砾石和燧石,胶结物主要为铁质、硅质。大、小砾岩山原来是河流的入海处的冲积扇,砾石在此形成大规模沉积,后接受风化和二次沉积形成”。

 

 

 

三好砾岩

吃完午饭来到官地村的北边,这里的山没有树,都是灌木。奇形怪状的大石头时而叠加,时而肃立,像青蛙,像古猿,像樵夫。粗犷的原野和孤立的石头,带人进了另一个星球,花椒说这些都是风化的花岗岩,咱们路过村里看见人们的院墙和地都是花岗岩砌的,踩在咱们脚下的就是一块巨大的花岗岩,有多大呢?足有60平方公里,比一个西城区还要大。

花岗岩是一种由火山爆发的熔岩在受到相当的压力的熔融状态下隆起至地壳表层,岩浆不喷出地面,而在地底下慢慢冷却凝固后形成的构造岩。可以见得这里是火山。走到山顶俯视远方一个巨大的采矿坑出现在眼前,挖花岗岩的人楞是把一座山从中间劈开一道口子,像一扇敞开的天门。

地上整齐的出现开采大理石留下的刀痕,把山在水平面横向切出一条缝,然后在基岩的上面垂直打孔,在孔里装上炸药爆破断开一个面,将这块岩石与基岩分开。一道一道,一层一层的挖。想象场面是多么的壮观,轰隆的大型开采机器昼夜的叫着,人头攒动,不断的向外运输。

 

 

 

还好,人们认识了无限开采对几亿年形成的考古地貌破坏的严重性。原来某大学在这一带有17条教学路线,每条路线设有4至7个教学点,因肆意开采严重,已有5条线路的地质资源被严重破坏。有的地貌因为开挖严重已经不复存在。近年,随着不断有教授和学生来村里考察学习、建实习基地,村里也逐步意识到重要性了。意识到这些地质资源再不保护就晚了。而第一步,就是让村里的人知道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到底是啥,也让外边的人知道这里发生了啥。

 

图/文:黑角羚

阅读 418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