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爱鸟如痴”的绿洲老师和她24年的观鸟路

在盖娅的讲师团队中,有这样一位讲师,大家对她的印象都与鸟儿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而她本人更是“爱鸟如痴”,每每和她说起鸟儿的事情,都能看到她两眼放出的光彩......

她就是绿洲老师(本名:汪周),自然之友野鸟会的成员,同时也是盖娅《认识身边的鸟朋友》系列课程的主讲老师。2020年6月,绿洲老师被生态环境部授予“美丽中国,我是行动者”2020年“百名最美生态环保志愿者”,她真正参与生态环保工作之路是从加入自然之友野鸟会开始的。

自然之友野鸟会今年24岁,也是绿洲老师来到野鸟会的第24年。9年前,自然之友观鸟组正式更名为野鸟会,饱含着成员们对于野生鸟类保育的期望与目标。成立之初,只有一个组长,如今野鸟会已成为专业化的团队。这24年来绿洲老师既是记录者,更是参与者,也是旁观者。

 

 

观鸟 | “打酱油选手”成为项目负责人 

90年代自然之友观鸟小组成立初期,因母亲加入,绿洲也成为观鸟小组的一员。当时她正从事证券金融业的工作,最开始,她只是跟母亲一同参加活动,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经验的累积,她从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乐趣。

 

自然之友野鸟会最早的发起人之一高武老师(右),在野鸟会成立20周年庆典上,展示野鸟会的第一面会旗。

绿洲老师的母亲自小在四川山区长大,经常在山里跑,后来到北京工作,但亲近自然的习惯从没有改变。“妈妈来北京工作以后,经常去紫竹院喂野鸭。90年代,妈妈还和北京林大的学生一块参与紫竹院守护灰雁繁殖的’护雁行动’,在圈子里小有名气,人送外号’大雁妈妈’。”绿洲如此形容。母亲潜移默化的影响,让绿洲老师在成长过程中埋下和自然亲近的种子,同样和自然结下不解之缘

 

绿洲老师带领大家一同观测鸟儿。看!她在那儿!

从观鸟活动中获得乐趣的绿洲老师和野生鸟类的交集越来越频繁,从一个“打酱油选手”逐渐成为活动领队、小组长、项目负责人。为确保数据的精确,绿洲老师需要计划好各个公园的鸟类调查项目等。“除了猛禽调查是固定的样点调查之外,野鸟会在城市公园的记录都是踩着样线调查的,必须得待够8小时,才能保证记录的完整和准确性。”绿洲介绍,观鸟需要记录同一段时间走同一条路线上遇到的鸟类,统计不同鸟类出现的频率、季节,再做具体分析。等年底时,将给圆明园和自然之友提供一份总结记录备存。

 

憩息于柿树枝的红嘴蓝鹊

说起鸟类,绿洲老师如数家珍,“鸟类的生存环境比较立体,有的喜欢在地面上,比如斑鸠、鸽子都喜欢在地上捡吃的,有的习惯在树下和灌木觅食、交配,还有的喜欢在枝头高处筑巢。”同时,对于人类的过多干预,她也痛心疾首。“现在园里的草和灌木越来越少,物种单一,植被类型改变,对这些鸟来说找不着筑巢的地方就没法繁殖,也没办法在迁徙的路途中找地方休息。”

 

护鸟 | 对毁鸟行为“零容忍”

“生物链的环节,每一个物种都有着自己的一环位置,不是我们去选择物种,是自然去筛选物种。”因此,对于破坏生态的行为,绿洲老师几乎是“零容忍”。2017年7月,生态摄影人安妮在圆明园拍摄鸟类活动时发现,园内芦苇丛被大面积切割。7 月正是大苇莺等鸟类的繁殖季,芦苇割去的同时数窝鸟巢被毁坏数窝鸟巢[4]。经自然之友在社交媒体扩散,此事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芦苇丛中被割掉的鸟巢。安妮 摄

圆明园管理方割芦苇所带来的争议并不是首次。每年夏季,园方都需要割去园内自然生长的非观赏性植物,来满足游客观赏荷花与黑天鹅的需求[5]。 

据绿洲老师了解,大部分公园基本选择在6-7月割芦苇,而这个时间恰恰是华北地区多种野生鸟类的繁殖季,如果能推迟一个月,等到8月以后再割,这样既能避免芦苇疯长,同时可以也能降低秋季火灾隐患,并对鸟类种群不会有很大的影响,一举三得。

绿洲老师介绍,野生动物保护中心给北京市十佳公园的评定标准中包含着一个参考条目,园内的芦苇不可以全部割光,这就给在公园内栖息繁殖的鸟类留下了一个生存喘息的空间。她表示,曾跟圆明园方提过’游憩理论’,建议把公园划分为人员聚集区与生态自然区,在这两个区域间设置一个缓冲地带,通过分层分区规划,满足不同人的不同需求。这样既能割芦苇又不伤害鸟类,从而维持园区生物物种的多样性,让人与自然和谐共存

 

绿洲老师认为,保护自然环境与探索让游客感觉到“美”的运营模式并不冲突。结合园内野生动物栖息环境合理布局,丰富野化物种层次,这样对吸引游客,提高公园人流量必然是有利的。 

而在平时,看到破坏鸟类生存的人类活动,她也选择用自己的行为潜移默化地改变对方思维。“和一部分摄影爱好者接触后,我们会向他们科普人、鸟以及环境之间的关系。有人为了追求好照片,将食物用大头针或者铁丝固定在树上,或者拍摄的时候离鸟特别近,超过鸟的安全距离,我们从他们的心理需求出发,不走对立面,告诉他们换一种方式不仅能拍到更好的照片,对鸟也更好。”

绿洲老师称,在自然环境中坚持观察,人很容易对自然产生亲切感,自然而然就想保护它,有了这样的契机,做一些自然教育的工作就更容易被接受。

 

爱鸟 | 将自然知识传授给孩子 

面对冲突,绿洲老师倾向于换位思考来寻找解决方案,“激化矛盾固然是一种解决的方法,可也容易将局面弄僵。重点在于要本着解决问题的方向去,很多事情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达成的。”

绿洲老师形容自己是个比较“佛系”的人,而这也体现在她的观鸟风格上。不同于每日跟踪鸟类活动的“追逐者”,她喜欢在固定的几块区域内定点、定时观鸟,每日累积一部分鸟种。“此外,观鸟会还会组织外地观察活动,比如骏马湖、鄱阳湖、鸭绿江入海口等,去外面记录、了解、学习其它地区鸟类的知识。在观察鸟类活动的同时还可以感受周边的自然美景,这样的事为什么要弄得很紧迫呢?”

 

绿洲老师与孩子们在活动中

坚持二十年,记录野生鸟类活动的绿洲老师从来不觉得这是什么难办的事情,而在这个过程中,她也向鸟类学习到很多,从而将理念传递给野鸟会的孩子们。“想想鸟类对待子女的方式,比如黑天鹅,它们会在孵第二窝时将前一窝已经长大一些的小天鹅哄走,就像我们教育孩子总有一天也要学会自立。

在户外,是告诉孩子们一些道理的最恰当的时机,孩子们在自然中的观察力很敏锐,加上他们旺盛的好奇心,能学习到很多课本上学不到的知识。同时,观鸟又需要集中精力,沉心静气,记录鸟类活动需要抓重点,这些又是孩子们在日常学习中需要用到的技能。”

 

绿洲老师用鸟类模型讲解

让绿洲老师印象很深的一个孩子,从小跟着父母来到野鸟会,现在已经是高中生。在观鸟过程中,这个孩子侧重观察水鸟,主动了解、记录、分析小䴙䴘的生活习性,并获得全国中小学生观鸟赛小学组冠军。当时孩子观察到䴙䴘的巢多次被人从水中打捞上来,后来,䴙䴘就转向比较隐蔽的荷叶堆中筑巢繁殖。注意到这个细节后,这个孩子自己查找资料,学习分析鸟是如何适应周围环境?“这样主动学习的思维是孩子自己从自然中习得的,对孩子影响更深远,孩子们执行起来的行动力也非常高。”绿洲如此描述。

绿洲老师也鼓励更多的人走进自然,她说,科学研究显示,长期远离自然,人易患自然缺失症,许多精神紧张,焦虑,多种身心失调的疾病都源于此。而现代人解压的许多方式,却是与自然背道而驰。而要解答这个问题,就要从重新走近自然讲起

 

参考资料

1. BirdLife International. 2017. Emberiza aureola. The IUCN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 2017: e.T22720966A119335690.
doi: 10.2305/IUCN.UK.2017-3.RLTS.T22720966A119335690.en

2. 赵正阶.中国鸟类志(下卷:雀形目)[M].长春: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 2001.

3. 张伟.中国“吃货”吃绝禾花雀?[EB/OL]. 新华网, 2015-06-10.

4. 杨海琴、李冬. 圆明园割芦苇毁鸟巢引争议,园方到底有没有错[EB/OL]. 中青在线, 2017-08-04.

5. 张丽、汪璟璟. 圆明园割芦苇毁鸟巢引争议[EB/OL].千龙网, 2016-06-19.

6.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首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北京市地方标准精品公园评定标准(DB11/T 670-2009)[Z].2019-11-30.

感谢汇丰中国支持绿色公民行动

图文转载自“自然之友”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