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北京,不停步的18小时,野生动物与我相会

以下文章来源于猫盟CFCA,作者娄方洲

今天是端午假期的第2天,你有没有出门呢?今天我们分享一篇北京自然观察的24小时影像记录,来自一位还在上初中的少年......

 

2020年春天,我们认识了一位后浪,娄方洲。他年纪很轻,还在读初中!但已经眼神好手艺好,是很棒的自然记录者了。今年假期格外长,除了网课、做作业,他也时不常溜达到北京公交或是自行车能到达的地方,看看鸟兽鱼虫,记录它们的生活,和一座野生动物的城池。

后浪工作照,来自他的朋友圈 ©云天

两个月前,我们向他约了一篇北京自然观察的24小时影像记录。当他出门,整座城市的生机大幕也正缓缓升起。夏夜凉风,从春天而来。

 

作为一名身在北京的观鸟者、自然爱好者,这是我春季自然观察中普通的一天。

4点30,按掉闹钟,迅速洗漱穿衣吃早饭。20分钟后,背起前一天晚上收拾好的背包踏出家门。此时天还未亮,出小区的路上,我拿着手电搜寻。循声望去,一只红角鸮站在居民楼旁的树上发出“贵~贵贵~~”的叫声。

6点20,乘地铁抵达沙河水库的北沙河南岸。干枯的芦苇和新长出的芦苇春芽交错,指不定哪个草尖上就站着一只苇鹀或者东亚石䳭。

7点40,沿水边的土路往东走。路旁的柳树上不断传来悦耳的鸣唱,那多半是小鹀和黄喉鹀在一展歌喉,而树鹨尖锐的单音节则使大合唱更加丰富。

7点50,一出浅滩,白琵鹭、红脚鹬、林鹬就在目力所及的远方。突然空中由远及近传来阵阵飞鸣。赶紧抬头,举起相机,原来是一只灰头麦鸡掠过了头顶。

9点10分,逛完北沙河南岸,偶遇几位鸟友,我便打算搭车前往北岸。原路返回途中,一大群躲藏在芦苇中的绿翅鸭和白眉鸭混为一群,同时惊起。白琵鹭、大白鹭这样的大家伙不为所动。

按以前的经验,这应该是有猛禽造访。果然,一只白腹鹞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沿着河道低空飞行。待它飞远,鸭群便又落回河道,藏入苇丛。

 

10-11点,我们抵达北沙河北岸。劝阻了一个拿着弹弓的当地人,但愿有用。在北岸的荒地转了一圈,收获不多,仅有一只落单还未北飞的云雀在觅食。

 

11点49分,这时太阳底下的温度已经很高。我们走进一片杨树林午休。树林边缘是一条小水沟,燕雀、黄喉鹀、灰椋鸟等聚集在一起喝水,几只灰鹡鸰也在水中的石头上理羽嬉戏。

 

12点35分,我们离开杨树林,来到水边,一只鹗正巧飞临。看它俯冲入水6次仍一无所获,不知是技术不好还是重在娱乐?

 

12点57分,我们离场之前,一群遗鸥突然飞来。在上空盘旋几圈后收翼飞落浅水区,洗浴理羽。

 

14点15分,我乘地铁抵达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按照鸟友的消息去看一对正在孵卵的小䴙䴘。不知为何,它俩十分心大,将巢建在人来人往的桥下。此时正值锦鲤甩籽交配,它们也在不停加固自己的浮巢。

 

15点03分,拍鸟人聚集之处,一小群黄眉鹀正在阴暗的林间觅食。作为一种北京迁徙季不太常见的鹀,一次见到一群还是很令人激动的。

 

16点57分,我走到潜流湿地,与其它几位鸟友会合。芦苇间,棕头鸦雀开始结对活动,陆续消失在对面的灌丛中,那里应该有它们的鸟宝宝吧。

 

18点20分,随着落日消失在地平线下,东亚异痣蟌们纷纷停落,准备夜栖。这时它们并不怎么怕人,给了我一些拍摄机会。

 

几只蚜虫则趴在苇叶上,静静感受时间的流逝。

 

20点16分,夜观进程已经过半,一只刺猬出现在路旁的草丛。我们的突然出现惊扰了它,它迈开小短腿,迅速溜进了一旁的二月兰。



22点30分,乘地铁回到家,吃个饭修修图,忙碌而充实的一天结束了。躺在床上,回忆这一天中的18个小时,无论哪个片段,都可以成全一天的好心情。自然观察并不需要总这么累,时时刻刻,静心凝神,无处不欢。

 

此时的鸟荒季,后浪也没闲着。或许秋天的时候,我们再来请他回忆一下夏日往事;)

叶足扇蟌也没闲着

青鱂幼体,一尾江湖

世界依然充满希望

 

图文转载自公众号“猫盟CFCA”

 

—推荐阅读—

听说,观察家门口的一草一木也能保护野生动植物?

 

你的善良和恐惧,都有可能害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