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一个动物园的追求

星期二, 11 8月 2020 13:38

以下文章来源于一席 ,作者沈志军

 

对于城市中长大的伙伴们,对“动物”的初印象或许都与动物园有着密切的关系。然而,很多动物园中的动物们都栖居在拥挤不堪的住所,“无聊、无奈、又无助”,甚至出现种种“刻板行为”。

今天我们分享的是南京红山森林动物园的园长——沈志军在一席的演讲,他用一个个小故事,讲述了红山森林动物园是如何在全面而深入地了解动物天性的前提下,改造着动物们的起居环境,而对动物真正的尊重与爱意就在字里行间流淌。或许,你也能从中今天的分享中读出更多,关于生活、关于教育......

 

沈志军,南京红山森林动物园园长。

我们谈什么物种保护、动物福利,其实都要体现在动物个体身上。比如我们用3D打印技术,给一只缺了门牙的猴子装上了大金牙。有一只丹顶鹤打架打断了嘴,我们也给它装上了假喙。这样能提高它们的生活质量,也让它们在同类面前更有自信了。我们还用了三年的时间,把一只小猩猩送回它的家庭里,送回它的妈妈身边。

【一席】沈志军:一个动物园的追求

 

 

一个动物园的追求

2020.07.11 上海

大家好,我叫沈志军,来自南京红山森林动物园。2008年的时候,我被调到了动物园,那一年我37岁,应该是全国动物园里最年轻的园长。我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百兽之王。

我是学植物的,之前对动物园没什么了解。来到这里之后,我发现这比我想象的要复杂得多——我每天要面对几百号员工,几千头动物,还有成千上万的游客。初来乍到,我不懂,所以我也不说话。最初的一年里我都在观察。每天巡山的时候,我都会去看那些场馆里的动物。我发现它们过得并不快乐。比如说狼,它们每天就生活在那10平方不到的冰冷的笼子里面转来转去。动物们过着“三无”的生活:无聊,无奈,又无助。

 

我觉得它们的人生真是太可悲了。于是我很本能地在想,怎么样才能改变它们的生活呢?出于同理心,比如说像我们人类,如果让你从50平方的房子突然搬到200平方还带有私家花园的别墅,那你肯定开心了吧?所以我们就从改造、提升动物的起居环境开始。2009年开始,我们陆续地改造了狼馆、热带鸟馆、狐猴岛、犀鸟馆、考拉馆,以及细尾獴馆等19个场馆。

 

谈恋爱

澳洲动物展区是我们改造的第一个场馆。这里的鹤鸵是生活在澳洲东北部丛林里的一种古老的鸟类。它在野外也仅剩15000只左右,被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濒危物种。

 

它是一种非常凶猛的鸟类,爪子锋利,像个匕首,可以轻松地踢穿5毫米厚的钢板。国内的鹤鸵繁殖已经停滞很多年了,国际上的繁殖记录也不太多。

 

我们在改造的时候,把场馆周边的一片水杉林给圈了进来,让鹤鸵在这里面自由地散步、觅食、谈恋爱。



没想到这样的改造,让生活在红山十多年的鹤鸵开始繁殖了。在野外,鹤鸵的繁殖是一种走婚的繁殖机制:公鹤鸵和母鹤鸵谈恋爱,母鹤鸵在生完蛋之后,接着就出去浪了,继续谈恋爱去,剩下的事情就交给鹤鸵爸爸。在这样一个繁殖季,我们的母鹤鸵可以生两到三窝蛋。

为了壮大这一濒危物种,我们就利用这种走婚的繁殖机制,希望鹤鸵多生蛋,我们再把蛋拿出来人工孵化,这样就可以繁殖得更多。但是我们查了很多的资料,都没有找到鹤鸵孵蛋期间的相关数据的记录。于是我们决定自己动手研究。

 

我们设计了一个假蛋,里面装着各种传感器。因为鹤鸵很凶的,一般的温度计、湿度计,都放不进去,会被它踢走。这颗假蛋就承载着记录各项数据的作用。

 

这个蛋的设计也花了不少心思。比如重心的设计,我们要让它像真的蛋一样,而不是像不倒翁一样每次都有一个面朝上。不然鹤鸵爸爸会发现蛋是假的,把它踢走。最后我们得到了非常珍贵的数据。在整个孵蛋期间,它的温度是在36.1到36.3度期间,湿度是在55%到65%之间,鹤鸵爸爸每天翻蛋5次,每次翻蛋的角度是180度。

 

根据这些数据,我们成功地完成了人工孵化。从2013年到现在,我们一共繁殖了32只鹤鸵。为这一个濒危物种的壮大,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红山动物园有很多森林资源。猩猩馆改造的时候,我们把附近的一片森林给了猩猩馆的运动场,里面的树全部保留了下来,让运动场看上去更加像一个茂密的森林。

在野外,红猩猩它是最大的树栖哺乳动物,被称为“森林中的人”。它们会采摘新鲜的枝叶,每天给自己筑一个巢。这是来自台湾屏东大学救助中心的一只雄性猩猩,叫小黑,它进了运动场之后没几天,居然爬上树开始筑巢。在这之前,我们也只是在书上看到过红猩猩筑巢的描述。我想可能是野性的环境唤起了他的原始记忆。

 

这就是小黑,它爬上了树,非常惬意。

它经常选择自己喜欢的树爬。这是它在采摘桑葚。秋天的时候它知道哪棵树板栗熟了,也会上去采着吃。

 

小黑是一个暖男,它经常采果子送给它的老婆小律。

小律是和我们联姻的一个新娘子,来自上海动物园。它们的感情非常好,去年还生下了一个小公主,叫黑妞。黑妞现在生活在外婆家,大家有时间可以去上海动物园看看它。

 

我们还设计了一个区域,叫行为训练展示区。在这里我们经常给动物进行体检,比如听心跳、量体温、采血、量血压,甚至做B超。动物园的空间毕竟有限,所以说动物园里的动物,它的业余生活再怎么丰富也不为多。我们的饲养员和猩猩还会一起学画画。这是我们饲养员让它自己选颜色,经过引导,它自己作画。

这几幅是小黑的画作。左上角是它的爱人小律的照片,我觉得右上角这张照画特别像它爱人的身影。

 

白眉长臂猿夫妇的旅行史

除了把森林留给动物,我们还希望动物有更好的生活方式,比如说走就走的旅行。在亚洲灵长馆,通过一年多的设计,我们终于实现了这个愿望。亚洲灵长馆模拟了热带雨林、亚热带季风气候、还有温带的丛林,不同地理环境里最具代表性的灵长类动物都会在这儿展示。

首先我要介绍一个概念,就是分配通道。

最早的时候,动物园的动物展厅里,A和B,就是它的卧室和外运动场是连在一起的。后来为了操作方便,我们就把卧室和外运动场分离开来。

 

再后来我们就把几个相同的单元,用串联的方式连在一起。

 

这种方式也可以让动物的生活有一些变化。但是每次变化都有些麻烦,比如说我是住在A1的猴子,我要到右下角的B3外运动场的话,必须要经过A2和A3两个猴子的家,这样转移不是非常方便,要让其他的猴子让开。像玩华容道一样,有点困难。我们在改建亚洲灵长馆的时候,设计了新的并联通道,在A和B之间又增加了一个通道。那么这样,我从A1卧室去B3的话,就不用经过A2和A3了,可以从中间这个并联通道直接过去。

 

这里面三个红色的区域,就相当于高速公路上面的枢纽匝道,饲养员通过这个枢纽和开关机关,可以控制动物向不同的方向行走。这是我们的饲养员在对它进行引导。

 

行走得非常稳健。

 

我们再看一下亚洲灵长馆的布局。红色的就是我们设计的并联式分配通道,它连接了整个亚洲灵长区的30个功能区,包括13个卧室,8个外运动场,3个温室展厅,以及6个不展出运动场。

为什么需要不展出运动场呢?就是动物在特殊的时期,比如怀孕、哺乳、生病了处在康复治疗期间,或者它心情不好不想给大家看,这时候我们就将它们放在不展出运动场。在这里面它也能晒晒太阳,吹吹微风,呼吸新鲜空气,这是对它最基本的福利的保证。这是一号展厅里的白眉长臂猿。

 

还有黄颊长臂猿,白颊长臂猿和「戴着白手套、穿着白袜子」的白掌长臂猿。在这个温室展区里,就有四种热带的长臂猿出现。

 

 

我再带大家来看一下,我们这对白眉长臂猿夫妇的旅行史。它们去到了三号展厅,这里是东南亚风情的。

 

又来到了「无量山」,

 

这是广西风情的,

 

这样就实现了它每天都来一场的说走就走的旅行。

 

这是我们的温室展厅,我们选择了20多种能够体现热带风情的植物,里面有美丽针葵、朱蕉、扶桑等等。

 

其实建一个温室不难,难的是在温室里面养猴子,因为猴子的破坏性很大。我们必须选择无毒无害的植物,防止动物误食。但既然它无毒无害,动物就会折腾它们,我们饲养员就得每天想尽办法去做一些玩具和各种各样的设施,来吸引猴子们来玩玩具,而不是去折腾植物。我们把这个展区设计成热带风情的,主要是想还原我们原生态栖息地的面貌,给大家传递这种栖息地保护的信息。在亚洲灵长馆,我们还实现了一个技术性的突破,那就是大树环套。

 

这是我们正在申请的一个技术专利。外面的大环承载了整个笼网顶部的重量,里面那个小环包住了树干,但它却不是非常紧密的,有一个自然伸缩的过程,可以让大树继续自由地生长。

 

在没有运用这个技术的时候,大树只能牺牲自己,削足适履,我们只能根据笼网的高度来限制大树的高度。

 

而有了大树环套技术以后,我们亚洲灵长馆从外观上看上去就是原来的森林和植被,看不出来植被下面还有一个场馆。

 

再难也要给大象挖个水池

那在空间不够的情况下,我们如何提升动物的福利呢?大象馆的改造就给了我们一个挑战。南京动物园原来的大象馆,室外没有遮阴,炎热的夏天里大象热得无处可藏。而且室外的地坪是冰冷坚硬的水泥地,大象平时在这里很无聊,无事可做。

 

这个项目得到了德国博世集团100万的改造资助,我们和英国的设计师金龙博士一起设计了这个场馆的改造方案。改造之后我们有两组巨型的三叶草的遮阴系统,同时在遮阴系统下面还有喷淋系统。

 

炎热的夏天,大象可以在遮阴伞底下冲凉。

 

同时,外运动场也改造成了沙地。我们有台小挖机,经常把踩板的沙地给挖挖松,堆起小沙丘,让大象在里面沙浴更加惬意,更加松快。

大家看一下这堵墙。

 

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上面有几个洞而已。那我带大家到墙的后面去看看。后面有6个玻璃盒子,我们的饲养员每天可以随机地选几个盒子,在里面放上食物。

当然大象在墙的那边,不知道哪个洞里面有食物,它就得利用自己非常敏锐的嗅觉去发现食物,然后通过这个洞口去取食。我们有时候还会给它增加取食难度,让它拿到食物之后有一种快感。因为这个项目,都柏林动物园的副园长Gerry来到了我们动物园,他手把手地教我们饲养员怎么给大象修脚。这让我们南京动物园的大象成为了中国第一只享受美甲服务的大象。

 

在去都柏林动物园访问之前,我曾经一度想要放弃给大象挖水池,因为这个运动场底下全是岩石,挖个水池既费劲又费钱。可我在都柏林动物园,看到了人家的大象在水池里面惬意地游泳。

▲ 都柏林动物园

回来之后我就下决心,再难也要给它挖一个水池。

 

大象拥有了这么自信、幸福的生活,我们的教育活动也就有了魅力和说服力。南京动物园设计的“假如我是大象饲养员”的研学活动,是我们动物园最受欢迎的教育活动。

 

动物便便怎么办?

大家知道一头大象一天要拉多少便便吗?

 

它每天要拉8到10次,每次要拉6到8颗粪球,每颗粪球大概1.5公斤,一天大概70颗左右。这样算下来,一头大象每天大概要拉150斤的便便。这么多的便便,一年下来有多少?我们动物园每一年产生的动物粪便有240立方,大概有40大卡车。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园林废弃物,比如枯枝、枯叶。这些废弃物,我们原来就是挖一个坑把它们都埋在里面,但这对环境有很大的影响,比如说臭味难当,它们发酵产生的高温还会引燃周边的一些垃圾和枯草。这个问题让我们头疼了很多年。

直到前年,我们和南京农业大学,还有南京登博公司,三方一起研发出了智能的一体化卧式密闭发酵罐。这个发酵罐里的温度有60到70度,能够快速地分解发酵木质素以及动物的粪便,经过杀菌、灭卵、除臭一些程序之后,我们得到的是没有任何臭味的绿色有机便便肥

那么这个肥料会用到哪里呢?我们在南京的八卦洲,有一块150亩的动物饲料特供基地,这个肥就用在这里,提高土壤的肥力。这里面种着12种熊猫吃的竹子,14种考拉爱吃的桉树,20多种灵长类动物爱吃的水果和树叶,还有大象吃的青草,以及黄豆、山芋等等农作物。

 

动物拉出来的,我们又种出来给动物吃回去了,我们实现了能量的自产自销的循环。

本土动物

提起动物园,大家想到的一般都是大象、长颈鹿。其实还有很多我们身边的本土动物也值得我们去关注。南京动物园去年建了一个「中国猫科馆」,把金钱豹、猞猁,还有豹猫放在这里饲养,虽然还没有对外开放,但动物们已经进驻了。

 

▲空中的「天猫通道」,让游客有机会看到居高临下的大猫们

这个场馆充分利用了我们动物园的山林特色,把这些动物在野外的生活环境直观地表达了出来。我们还把中国猫盟在山西和顺华北豹的保护基地给搬了过来,希望公众能更关注中国野生动物的野外保护。

动物园决定了哪些动物会被展示和看见,我们想让大家更多地看到这些就生活在中国、在我们身边的动物。在城市中也生活着很多的野生动物。这些是我们用红外相机在南京动物园里面拍摄到的。

这只貉用它的天性行为,表达了对我们摄像机的尊重。

 

我们南京动物园还是江苏省和南京市两级野生动物保护收容救助中心,每年大约有1000只左右的动物会被送来救助,其中60%是非本土动物,它们经过救助调理之后,只能在动物园里面过余生。如果是本土动物,进行健康治疗并经过评估之后,我们会将它放归野外。

▲蜥蜴、陆龟和黄鼠狼

每年我们动物园都会接收六七十只猫头鹰。虽然我们一直对外宣传,如果你在野外遇到小猫头鹰,不要去捡它,等着亲鸟来救援它,这是最科学的。虽然我们每年宣传,但还是每年都有人捡来,送过来。我们不得已办起了一个猫头鹰学校,让小猫头鹰们生活在一起,相互学习如何做一只真正的猫头鹰,学习捕猎捕食,减少对人类的依赖。毕业一只,放飞一只。

 

这是毕业的几个小同学。

 

猩猩回群

我们谈什么物种保护、动物福利,其实都要体现在动物个体身上。比如我们用3D打印技术,给这只缺了门牙的猴子装上了大金牙。

 

这只丹顶鹤打架打断了嘴,我们也给它装上了假喙。

这样能提高它们的生活质量,同时也让它们在同类面前更有自信了。

有一些动物是在群体中生活的,这些个体在离开群体之后,就没有朋友,也没有社交行为了。所以今天我还要跟大家分享一个例子,就是我们用了三年的时间,把一只小猩猩送回它的家庭里,送回它的妈妈身边。(这个黑猩猩家庭的关系非常复杂,可能会看懵,强烈建议大家去看视频。)

我们动物园有这么一个家庭,一夫两妻,男的是小童,两个夫人是小玉和小珊。在这里面,大夫人小玉的地位最高,小童和小珊都得听它的。小玉生下一个大儿子,叫黑豆,这时候它们的家庭还非常和谐,小珊经常帮着小玉带黑豆。

问题出现在二夫人生下孩子乌豆的时候。小玉不允许二夫人拥有小孩,就把乌豆抢了过来,不还给小珊。三十多个小时过去了,乌豆的哭声越来越弱,于是我们团队决定把乌豆拿出来人工饲养。

国外的研究发现,猩猩作为一种群体性动物,如果不能及时地返回到群体里,长大了之后就很难回群,即使回群,它自己的行为和心理都会有障碍,会造成它的繁殖甚至育幼的缺失。

我们就开始做乌豆回群的准备。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的饲养员穿得都很另类,要么是破麻布袋,要么是毛茸茸的,还有渔网的。

 

我们人类抱小孩是真正地去抱着他去托着他,但是猩猩抱小孩,实际上是小猩猩去抱着妈妈。因为在野外,猩猩每天都要去觅食、迁徙甚至攀爬,它没有足够多的手去抱小孩。所以乌豆要回群的话,首先要练习抓握。因为它没断奶,我们还得让它适应隔着笼子来喂奶。

 

这两步都还算顺利。接下来我们就把乌豆给它的亲爸亲妈——不是直接给,而是隔着笼子让它们先培养感情。一段时间之后,小珊和乌豆有很好的互动。我们很开心。



但是突然有一天,它的亲爸小童发怒,把乌豆的手拽过笼子,打成重伤。这件突发事件让我们团队一下子就丧失了信心,很长时间都没有走出这个阴影。因为小珊没有哺乳,所以它很快又怀孕了,生了它的第二个小孩,也是这个家的老三,叫憨豆。因为乌豆的事件给小珊造成了一些心理阴影,所以小珊不肯带憨豆,把它扔在一边。不得已,我们又把憨豆拿出来人工育幼。

去年3月份,我们把乌豆回群又提上了工作计划,想了很多方案。我们把乌豆给它的大妈妈和亲妈,还有它的哥哥,希望它能够回到这个群体。但是小玉的地位比较高,它不允许小珊和乌豆有互动,只要它们两人出现亲密的行为,小玉就会去揍乌豆,而且揍得很重。所以这个方案就以失败告终了。

 

还是去年,我们又尝试了第二个方案。既然小玉地位最高,那我们就把乌豆给它,如果小玉接受了乌豆,那今后乌豆回这个家庭的路就好走多了。但是小玉对它的亲儿子黑豆非常溺爱。乌豆和黑豆在一起玩耍的时候难免有一些过头之举,一旦黑豆受了欺负,亲妈小玉逮着乌豆就是一顿胖揍。这个方案又失败了。



今年上半年,我们又尝试先把憨豆给了小珊,这个过程还是比较顺利的。接着,我们又把乌豆给它们母子俩,虽然这过程中也有一些摩擦和磕磕碰碰,但现在母子三个还算比较和谐。

 

这是过程中一些温馨、和谐的时刻。

 

这是憨豆回归了她妈妈的怀抱。

 

这些画面看起来很舒服,但其实不是常态。在整个回群的过程中,我们团队每个人的心都像坐过山车一样。这两天它们很和谐,我们很开心,但是不知道过两天会出现什么暴风骤雨——我们统计了一下,在接近三年的回群时间里,打一耳光、踹一脚这些都不算,乌豆被正式地揍了14次。但是尤其到后期,我们都告诉自己,不能每次它一挨揍我们就把它拿出来,因为它如果隔出群体,这一顿揍就又是白挨了。乌豆必须知道它自己在族群中的地位,必须要尊重黑猩猩群体的规则,这样它才会知道今后该如何在这个群体里面生存。

动物园的发展离不开社会的关注和支持。大家可能不知道,南京红山森林动物园,是全国省会城市的动物园中唯一的自收自支型事业单位。前面我说的那些,绝大多数都是我们自筹资金做的。年初的时候,我们遇上了疫情,闭园51天,收入归零,损失了2000多万。

闭园期间我们还创办了动物园直播栏目,让公众知道我们是如何在疫情期间照顾毛孩子们的。我们发起了动物爱心认养活动,来自全国以及海外的一些爱心人士用认养的形式来帮助和支持我们。我们还创建了Zoo商城,把小黑的画以及有机便便肥,放在这个商城里来卖。

 

有人说疫情过后会有一波报复性出游,可是我等了三个多月,还没有多少人来报复我。未来动物园将如何生存下去,让我很焦虑。我欢迎大家来我们南京红山动物园游玩。你们来游玩了,就是对于我们动物园最大的支持,同时也是我们莫大的荣幸。

谢谢。

 

 

图文转载自“一席”公众号,原标题《有人说疫情之后会有报复性出游,可我等了三个多月,还没有多少人来报复我|沈志军 一席第781位讲者》

 

阅读 204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