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亲子二团的大小伙伴们,一起爬山吧!

十月秋高气爽,最适合登高远眺,于是盖娅亲子二团大小伙伴们前往玉河古道,来了一场山林穿越之旅。而从设计、到踩点,再到最终顺利开展,这场亲子团的活动中的酸甜苦辣,作为本次总召的辰星想必是最了解的,于是就诞生了这篇记叙......

 

虽然没看过电视剧,但“一起爬山”这么火的梗想不耳闻都难。懵懵懂懂的人是最容易进沟的,于是就有了接下来的“跳坑”一瞬间,接下了总召亲子二团10月活动的大活儿,继而又“爬坑”N多天的精(mang)彩(luan)故事。 

经过N波N折地一踩二踩三踩,综合各种因素考量,包括在活动路线确认前最后一刻得到不能通过国砚山庄的消息,我们盖娅亲子二团10月的活动,最终选择了玉河古道九龙路-十八盘-峰口庵-潭王路这条短而精的穿越路线。此处应有播音腔旁白:玉河古道,为京西地区最重要的古商道线路之一,东起石景山麻峪、西至王平口关城,全长约20公里,相传为五代时期卢龙节度使刘仁恭所修,因穿越古玉河县及玉河乡而得名。

本次的路线和沿线的标志性景观 

大巴载着我伙伴们一路向西,从检查站拐进九龙路支线就开始一路盘山,好在山上的村子都已搬迁,不用担心会车的问题,但山路弯弯,忽上忽下,最陡的一个急弯处,出于安全考虑大家都下车步行通过。

山里的空气很好,山色也已斑斓,活动正式开始。我们先为三只甲虫宝宝和两只大彩蝶举办了隆重的入团和升团仪式,“彩虹门”和“爸爸梯”总是带着满满的温暖和感动。鲨鱼去年看了哥哥姐姐们升团仪式后就一直期待自己走“爸爸梯”的那一刻,虽然身体不适没能参加全程活动,但在爸爸们坚实的臂膀承托下完成升团一跃,如愿成为一只小彩蝶。鲨鱼,期待早日归队哦!

入团与升团仪式的标配:彩虹门和爸爸梯 

接着红枫给大家简要介绍了活动的整体安排和安全注意事项,同时带领我们一起感谢本次活动外援绿野前辈一直走老师。一直走老师已经72岁了,是不是看起来一点都不像?这次活动两次带领我们踩点,正式活动时担任育成会领队,真的非常感谢!一直走老师对京西和关沟的路线都非常熟悉,没走尽性的伙伴们咱们还可以私约一直走老师哈。

正在为大家做介绍的红枫(左图)和本次的特邀外援:一直走老师(右图左1)

然后,我们就按彩蝶、甲虫、育成会分散开来准备进山。野外徒步如何在大规模集体行进中照顾自己、照顾别人、照顾环境?各小队分别总结野外徒步关照自然三要三不要,以小戏剧的形式表演给守护山门的“盖娅妈妈”和“山神爸爸”。

孩子们给“山神爸爸”和“盖娅妈妈”的戏剧表演 

走过山门没多远,就到了玉河古道著名的十八盘。这段古道经过了几百年的人踩马踏依然保存完好,宽4~6米的石头铺成的路面,每隔1米还会有一道立石插出的路牙,路边还有护墙,这些即可以防止路石滑动,还能防滑坠。走在古道上总是忍不住感叹劳动人民朴素的智慧。

我们走在古道上 

都知道爬山最开始的一段上升是最容易让人感觉累的,没走几步“蝶中蝶”队的小伙伴们就开始要求休息吃东西。连忽悠带鼓励地告诉他们看到我们的专属路标就可以停下休息,其实很快就到了。

我们精心选择的休息点有一颗很适合攀爬的大树,本以为会有一个树上“开满”了孩子的画面,结果只有坐满一地侃大山的熊孩子,我觉得他们其实不累,他们就是想停下来聊天。踩点时担心这帮熊孩子乱摸会被路边的蝎子草蛰到特意做了提示,结果活动时发现担心完全多余,他们只顾着扎堆聊天,没工夫看路边的花花草草。我无为而行的活动方案中的溜溜腿儿、聊聊天儿的计划算是完美地实现了。

中途休息,只有大伙伴独行菜对爬树有兴趣... 

因为没能取道国砚山庄导致错过拉拉湖天梯,活动强度降低了很多,没用多久大家就来到了峰口庵(又称风口鞍)。活动当天的风不大,不用担心被大风吹下去。但能见度也受到很大影响,只能看见北京城被笼罩在雾霾之下,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石景山的网红滑梯大桥,中国尊已经完全不可见,乌蒙蒙的也没法进行“找找我的家在哪”项目了。但是站在关城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地理意义上的那条门头沟。

无霾的北京城VS有霾的北京城,你看到“门头沟”了吗? 

过了峰口庵就到了最能代表古道的蹄窝处了。一大块辉绿岩山岗横在古道必经之处,因其石质偏软,工人们直接锤砸斧剁,愣是削去半个岗头开山辟路。也正是因为辉绿岩偏软,才能留下这串串蹄窝,这些深深的蹄窝就像一个一个的大字,记载着这条道路的古老和运煤骡马的艰辛。爬上山壁的大石头,就能看见五彩斑斓的花沟了。

蹄窝和花沟

我以为孩子们会停下来数数到底有没有156个蹄窝,我以为他们会静静地晒着太阳发发呆,我以为他们会指指点点地一起看花沟里的五彩斑斓……结果,现实又一次啪啪打脸,他们匆匆而过,没有任何留恋和感叹。只一个发呆的功夫,我们蝶中蝶小队就已经无影无踪了。什么光影斑驳,什么酸枣美味,什么彩叶映衬在蓝天之下……统统顾不上欣赏了,我只能飞奔,只为在出山前把这帮低头聊天还能走得飞快的家伙们截住。唉!我无为而行的活动方案也就实现了溜溜腿儿、聊聊天儿。

属于秋天的美,不知道孩子们是否注意到了?

没有预设的活动设计,彩蝶们似乎缺少了跟大自然联结的桥梁,停下来的彩蝶有些无所事事。我想到自己在准备活动方案时对于团委多次建议细化活动目标的不以为然,满脑子词穷的我估计只能用“尴尬”二字来形容了。好在我们有“奥斯卡影后”级别的见手青,带领几位爸爸加了一场“重”戏,生动形象地演绎了野外如厕的正确处理方式。毕竟,培养有能力的环境守护者才是我们亲子团的真正目的。

爸爸们投入的“重戏”表演

 

看戏的孩儿们

大戏落幕,小甲虫们也陆续到达。好巧不巧的是,从我们停留的地方上到土坡上的密林,竟然就是我们二踩时找不到路退回去的那个点。于是我带领彩蝶们开始了穿越密林之旅,时间仅过去一周,林子已经不是我们二踩时的那个彩林了,叶子已快落尽,林间小路似乎也变得清晰了。

走出密林后就可以看到远山的大片红色,虽然逆光,但依然很美。要不是因为这边没有适合开场的场地,我们就把这设成活动的起始点了,想想上午的阳光照射在铺满红叶的山体上,不知会有怎样一番景象呢。

远山 

虽然留下很多遗憾,但安安全全地结束活动终归可以松了一口气。不知是第一次当总召和领队太过紧张,还是活动内容太过匮乏,回来后发现脑子就跟断了片似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写了删,删了改,最后也只写出了这么一篇乏乏的流水账。

活动结束后我一直在反思该如何引导孩子们与自然产生联结,如何能让孩子们更好地融入自然,甚至一直在想如果重来一次该如何设计活动方案。在这些方面我需要学习的地方太多,好在我有强大的亲子团做加持,可以向这么多的伙伴学习。

不过这两天我又有点困惑,为什么之前参加的亲子爬山活动时,孩子们总能自己找到他们的乐趣?或爬树、或围观虫子、或你指我点随性发挥。是不是从出发时他们就知道亲子团的活动不同于平时的亲子活动,彩蝶已经懂得了遵守规矩,他们会问是否有自由活动时间?他们是不是已经习惯了引导员来安排丰富的活动任务,然后像闯关一样去完成?

如此仓促的活动,估计引导员们也都很紧张,没能好好地赏叶看景,好在我们还有给力的摄影官,好在我们的小甲虫还愿意为路边的小草停下脚步,还愿意抬头看看好美的蓝天。

年龄小的甲虫们,倒是常常不时驻足观察身边的自然

最后,附上小甲虫蝴蝶花眼里的秋天,弥补我们这次因匆忙赶路而错过的美好。

 

《甲虫眼里的秋天》

口述/蝴蝶花 文字整理/青松

秋天来了,天气凉了,花朵慢慢去掉了美丽的外衣,我们已穿上厚厚的衣服,然而北京的秋天却特别的美丽。

在高山上,金黄的落叶飘到地上之后,就形成一座金色的小山堆,谢掉的花苞变成干干的小花球,落到地上像小西瓜虫一样,多可爱呀!厚厚的衣服带给我们温暖,秋天多美好呀!

落叶飘到地上变成土壤的一部分,花朵谢落到地上也变成土壤的一部分,秋天是滋润大地的季节,也是丰收的时候,彩色的果实像彩虹一样光彩。

秋天真美丽啊!

 

孩子们就是这样,走着走着就长大了……

走着走着,孩子们就长大了......

 

文:辰星

图:二团摄影官、雪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