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树的故事:鹅掌楸传

星期四, 26 11月 2020 09:02

以下文章来源于泉到了吗,作者泉

这世上每天都有那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发生,谁会在意一棵树的存在呢?泉说她会,当一片叶子缓缓飘落,轻轻把它拾起,那“黄马褂”一般的造型让她倍感好奇,于是这段奇妙的缘分就此开始了......

 

01 叶精灵

深秋,走过小森林。一片叶子落下来,正好停在你的面前。你驻足了,为面前这枚叶子的造型倍感好奇。它是明黄色的,或许还带着一些深褐色。叶片形状很像一把小铁锹,又像一件什么人的衣服,或者还像点别的什么。

对,我要说的,正是鹅掌楸。 

鹅掌楸,又叫马褂木,早期的观察者发现,它的形状很像一件清代的黄马褂。时令进入秋冬,鹅掌楸的叶子变得片片金黄,满树的黄马褂被风一吹,颇有些陶渊明“风飘飘以吹衣”的意境。

如果你周边正好没有这种树,你也许无法想象它的样子。我有必要给你展示一下。

现在,你有些爱上这种小可爱了吗?但假如,我把这枚叶子倒过来,你又会赫然发现,它就是森林中一只气势十足的猫头鹰啊!

这真是一种让人过目难忘的树,鹅掌楸的存在,就像是专门来与这个世界互动的。每一片叶子都充满了生命的欢娱,站在枝头遥遥的跟过路人打着招呼:停一下,看我!看我!

如果对此视而无见,实在是颇为遗憾的事。就像一个自然小精灵举着迷你小喇叭,卯足精神在跟你耳语,可是你却总是听不见一样。“啊!又一个人类机器!”小精灵也许会这样叹息。

 

02 孑 遗

我们身边所见自然界的叶子,大多都是水滴型或局部水滴型的,或尖或圆,很少有叶子像鹅掌楸树叶这样曲折凹陷。这恐怕是有些落伍的设计,大自然很快就发现,这样的叶片造型既不适合排水又不能保证最大面积接触阳光。于是很快淘汰了这种设计。 

自然的衣裳早就更迭了,而少数鹅掌楸在漫长的地质变迁中,一路躲避风刀霜剑几经流亡,最后九死一生居然活着回来了。“不知秦汉,无论魏晋”,身上穿的还是古早的衣裳。“这很像是某个前朝的遗民”,你这样想。没错,鹅掌楸的确是远古孑遗植物。化石证据表明,在中生代白垩纪时代,它和它的众多亲戚们广泛存在于日本、格陵兰、意大利、法国等地区。它们可是见过霸王龙和暴龙的,也许还喂饱了诸如宛龙这样的大型食草恐龙。让我们来看看那是怎样一个诸神狂欢的时代:

图片来自于网络

时间来到新生代第三纪,这时候恐龙、菊石等曾经统治陆地和海洋的生物都已灭绝,统治植物界的裸子植物让位于被子植物。鹅掌楸家族损兵折将,只剩下10多个种类,分布于北半球的温带地区。经历第四纪冰期之后,大部分亲戚都灭绝了,劫后余生的只有两种:幸存于我国和越南的鹅掌楸,以及北美地区的北美鹅掌楸。现在你知道你与停在你面前的这一片叶子,这个远古来客的照面,是经历了多少世代的穿越和时光考验了吧!

它自然是值得珍重的。现存的鹅掌楸资源十分稀少,被视为植物活化石,已被我国列为二级珍稀濒危保护树种。

 

03 混血生存

身世说完,现在,我要来纠正一个概念上的错误。准确来说,我们前面图片中看到的叶子,并不能叫做真正的鹅掌楸树叶,只能算做混血儿。鹅掌楸,也即幸存于我国的原汁原味的马褂木,因为资源稀少,我们平时很少能见到。跟珍稀濒危保护动物存在的困境一样,鹅掌楸也面临着生殖困境。资料显示,鹅掌楸是异花授粉种类,但有孤生殖现象,雌蕊往往在含苞欲放时即已成熟,开花时柱头已枯黄失去受粉能力,在未授精的情况下,雌蕊虽然能继续发育,但种子生命力弱,发芽率低,因此成了濒危树种之一。至于为什么它今日竟如此清心寡欲,我们猜测大约是生态环境变化的太多了。

1991年我国首次大规模引种多个北美鹅掌楸,但成活率很低。南京林业大学已故著名育种学家叶培忠先生,曾在上世纪60年代将中国鹅掌楸(马褂木)作为母本,与北美鹅掌楸父本进行杂交,得到中美混血的树种——杂交鹅掌楸。混血儿的遗传优势更明显,杂交鹅掌楸生长迅速,抗虫害能力强。后经几代人努力,让杂交北美鹅掌楸在我国开枝散叶。据说“鹅掌楸种间杂交育种与杂种优势产业化开发利用”因此还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科技条线的小伙伴可能会更清楚这个奖项的分量。

所以我们今天在公园看到的大多数鹅掌楸,应该叫做杂交北美鹅掌楸。细心的你也许会停在这样一棵树下,惊奇的发现,同一棵树上,竟然会有三种以上的叶片形态!没错,混血儿身上间或呈现出母本、父本以及杂交后的变种叶型!

这样一来,驻足一棵鹅掌楸树下,抬头观看它在风中微微抖动的叶子,是不是变得更加有趣了?你也许会想要辨认一下,哪片叶子像母亲,哪个更像父亲,哪个是它自己的发挥创造?网上有这样一组资料,可以帮你寻本溯源:

从左到右依次是:中国马褂木、北美鹅掌楸、杂交北美鹅掌楸

 

04 四季意趣

我希望你保持观察,不要就此打住。因为鹅掌楸一年四季值得驻足,比你想象的更有趣。

春天,鹅掌楸醒过来,萌出最初的叶子是呈对折形的,就像春天寄给你的一封信笺,折叠得整整齐齐,等着你亲自打开。叶片展开后,形状可观可赏,有些像一把小锹,有些像小袄,还有些像铁扇公主的扇子,意趣十足。

叶子长大后,你也许会喜欢它站在枝头的样子。鹅掌楸叶柄细长,片片向上,古雅又清高,有种君子之风。树形简洁流畅、树枝呈弧形向上围合,远看有一种昂然向上的视觉美感。中国文人曾给予梧桐树以盛赞,称它是专为凤凰栖息的树,别的鸟是不敢站立的。我严重怀疑这些古人没有见过鹅掌楸,不然怎么会忽略这么神奇又美好的树呢!

树皮如同树的外套,鹅掌楸的外套你值得看看。杂交北美鹅掌楸的树皮呈现出优雅的浅灰色,从上到下有竖形细长的浅裂纹,裂纹里面呈更浅一些的灰白色,这样的颜色与纹理组合,让整个树身看起来像有谁从树顶倒下一桶白色的油画颜料,小溪流似的淋漓了一身,颇具文艺气质。

鹅掌楸有着浅绿色“郁金香”一般的花朵,但它开花,对我来说是个迷。我在它身边住到第三年了,一次也没能观察到它的花期。一来因为它是高大的乔木,开花时节在五月份前后,那时节树叶浓密,花朵高高隐没其中,没有专业的观察设备不容易发现;二来鹅掌楸开花正值江南雨季,连绵不断的阴雨天气也减少了我户外的机会。这有些遗憾,它还有秘密的包袱没有向我抖完。但同时这也让我对流年充满了期待,因为时光中,总是包藏着我所不知道的秘密。

就在最近,我在一面叫做【青丘野翘】的山坡上一棵成年鹅掌楸树上,第一次发现了它烛台般的美丽果实

 

05 珍 重

我们与一棵树的缘分当不当珍惜?很多人对树是视而不见的。毕竟这世上每天都有那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发生,每天都有动物濒临灭绝,谁会在意一棵树的存在呢?可是想象一下,假如有一天所有的树都从地球上消失了,我们人类的生活还剩下什么?

我们生活在一个生物多样化的世界,这是人类在自然舞台中的背景,我们从出生的那天起,触目世界,鸟飞鱼跃,树是绿的,花是红的,地球是彩色的。这构成了根植于我们生命最初的“人间值得”,我们带着欢喜雀跃,盼望长大。直到有一天,我们把这些背景当作如同阳光、空气一样的无感物,我们追求别的东西。但假如有一天身边的树全都消失了,我相信我们的城市会变得像“天空之城”一样孤单,我们会惊觉钢铁混凝土的森林里,生命是多么无趣。尤其是如果秋天大地上少了鹅掌楸这样意趣十足的落叶,四季轮回该是多么寂寞啊!

 

图/文:泉,第32期盖娅自然体验师

 

阅读 209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