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人们在哪种自然环境中最幸福?荷兰的大规模经验抽样

星期四, 07 1月 2021 12:24

以下文章来源于城市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作者黄淑萍

 

已有大量研究表明,与自然接触对人类健康和福祉具有积极影响,人们在更自然的环境中会感到更快乐。但是,不同类型的环境如何影响人们的情绪的研究仍然较少,对于哪种类型的自然环境或者自然体验在特定的健康方面最有利,知之甚少 。为此, Sjerp de Vries在《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上发表“In which natural environments are people happiest? Large-scale experience sampling in the Netherlands”, 在荷兰进行大规模抽样研究,探讨了幸福感是否因经历的自然环境类型而异,还调查了风景秀丽,宁静或迷人与短暂的幸福有多大关系。这篇文献(点击可获取)采用了怎样的方法,得出了怎样的结论,请看今天的分享~

责任编辑:房星悦,宁芙儿,莎娜。本文由“城市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UBES_China) 授权转载

 

本文背景

2013年,MacKerron和Mourato通过手机应用程序Mappiness,让人们对其情绪进行生态瞬时评估(EMA),研究所处的瞬时位置物理环境对情绪的影响。得出结论,人们在任何类型的自然环境中都比在城市环境中更快乐,在海洋和沿海地区尤其如此。

2016年,本文作者对先前研究进行了一个改进,重点在于研究自然类型之间的潜在效益差异。并把瞬时的位置,扩展为该位置的土地利用类型,除了可以探讨为什么某些类型的自然环境比其他类型的自然环境效益更高,还可以考虑主导的土地使用类型对该区域室内人员的影响。

 

研究方法

通过抽样调查,运用HappyHier (Mappiness的改进版)应用程序, 让参与实验的人们对其情绪进行生态瞬时评估(EMA)EMA问卷包括:个人幸福感,所处的环境类型,环境特征,活动类型等。在2016年5月1 日至2016年6月20日,共有4000多人参加,产生了100,000多个样本。对数据进行了多级分析,分类变量包括:环境类型,活动类型,公司类型和温度、降雨、交通噪音等因素,从而得到不同类型间结果的差异性。

 

实验结论

1.环境类型对瞬时幸福的影响的发现与在MacKerron (2013)的研究结果基本一致。人们通常在自然环境中比在建筑环境中更快乐,尤其是在自然海岸。低洼的自然植被的环境也表现出色。

2.在自然海岸的幸福度得分比在室外环境中的得分高0.44。有一个伴侣陪同比单独一个人得分高出 0.22。同样,在25°C以上的温度(PET)外度过的时间比在10°C以下的温度(PET)高0.19分。此外,自然环境类型的表现胜过公司和天气条件。活动类型上观察到的差异性最大。在室内,与工作或学习相关的活动相比,积极的休闲活动幸福分数高出0.75。

3.即使参与者在室内,某些类型的环境也与幸福相关,自然海岸的情况尤其如此。效果取决于人们在室内是否能够看到海岸或海洋。风景美并不是幸福的最重要特征,和平与迷人对幸福的预测价值远胜于风景秀丽。

 

编者按

黄淑萍:

随着科技的发展,移动设备的普及,手机APP的开发,GPS定位的运用,获取人对于环境感知的大数据成为可能,助力了对于环境福祉效益的进一步研究。本文对2013年MacKerron的研究内容进行了拓展,包括活动类型,土地类型,所处场所等,还引入温度噪声等环境数据信息,探讨不同类型环境的福祉。

唯一存疑的是EMA在问卷进行中其数据的及时性、代表性,场所与时段的广度。例如当下人们是否受到其他事件情绪的干扰,或者人们在非常快乐或者非常沮丧的时候是否会打开手机app进行EMA问卷的填写。以及当APP在某些时段提醒填写时,某些场合人们无法停下手上的事情来填写。随着数据的积累,是否会造成某类位置或时段的数据居多,即人们趋向于对自己感兴趣方便的地方进行数据填写,从而造成数据的不均匀。此外,一些地区到访困难,便缺乏反馈数据。未来,如何促进人们更多地造访自然,对于空间规划和土地管理与人类健康福祉之间的关系值得探讨,以及土地使用类型的混合对幸福感的影响,在持续的城市化环境下,需要更多的策略来改善居民福祉。

房星悦:

自然的健康效益是快速城市化进程背景下探索的热点话题。为了更有力的指导今后的可持续城市建设,很有必要搞清楚产生这类健康效益的具体作用机制。这就意味着需要对自然环境进行进一步的划分,并探索这些类别分别对人的健康状况产生了多大程度的影响。

荷兰学者开展的这项研究主要是从不同的土地用途入手,将场地分为【建筑环境】、【线性水体(河流、运河)、平面水体(海洋、湖泊、池塘)】、【农业类草地、耕地】、【公园、其他休闲区】、【森林、自然海岸、少植被区域】五大类十小类,并结合场地的其他物理环境特点与使用群体的社会人口学背景探索不同类别下的健康效益。

该研究采用的生态瞬时评估方式确保了实验整体具有很高的生态效度,然而由于受访者和实际场地的关系的复杂性(比如人是因为开心才去某类场地,还是去某类场地后才开心),很难从结果中得出明确的因果关系。今后实验是否可以在此基础上,增设使用者在进入前,所处,以及离开场地后三大状态的健康效益检验?这在一定程度上将有助于因果关系的探索。此外,该项研究是通过一个简单的瞬时自主报告来反映人的幸福状态,然而幸福状态的衡量尺度是多样的,随着科技的发展以及测量工具的便捷化,今后研究是否可以考虑引入便捷性测量工具测量生理指标等多个维度的健康效益,以期更加全面科学地探索作用机制。

宁芙儿:

研究者善于利用现代人们常常使用的智能手机作为研究工具,对Mappiness软件系统进行改进,软件中包含了土地利用类型的国家网格地图,受测者在没有网络的情况下也可以进行受测。同时,还运用生态瞬时评估(EMA)进行测试,这是此项研究的一个优势之一,并且是在实际环境中进行的,因此具有很高的生态有效性。当研究者在目标环境中时,系统会延迟发送EMA,避免受测者对之前的景观留有记忆影响测试效果。此种量测会以APP推送消息一样弹出,每天受测者最多会收到4个消息请求。但此种方法,也会出现相应的弊端,例如没有Android或Apple智能手机的人根本无法参加。

研究发现,人们通常在自然环境中比在建筑为主的环境中更幸福与快乐,尤其是在自然海岸,地势低洼的自然植被以及森林环境中更具有幸福感。在我看来,这篇文章给予从事景观与人类福祉研究者提供了一个新的数据收集方式。是否可以跨学科领域合作,自主研发与设计适合景观专业人士进行数据收集与研究的应用开发软件,为数据收集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莎娜:

自然界的组成复杂而多变,千万年的人类活动形成的土地利用类型也是深刻而纷繁的。这种依存的关系使得人们从古至今对于不同的环境都具有因人而异的情绪反应。本研究针对不同景观元素对人愉悦情绪的激发程度进行探索,并运用手机定位功能及数据可视化软件呈现了在较大尺度层面上人对不同环境的喜好程度。

该研究讨论了不同性别,受教育程度的参与者对于不同的环境的愉悦指数,讨论覆盖的景观类型也较为全面。总结得知相较于景观的美感有时景观给予人的安全感能带来更多的愉悦,这对于景观管理和规划都具有较大的启发。然而,情绪作为一个极为主观,短暂而容易被影响的事物很难被捕捉和呈现,而不同的生活背景及经历也会对人的情绪和愉悦阈值产生影响,并且本次数据通过智能手机进行采集应对于无法使用此类产品的人群进行考量。

 

封面图片来源:https://adventure.com/cycling-holidays-convert/

 

原文出处

de Vries, S., Nieuwenhuizen, W., Farjon, H., van Hinsberg, A., & Dirkx, J. (2021). In which natural environments are people happiest? Large-scale experience sampling in the Netherlands.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205, 103972.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169204620314559

 

共享学科前沿知识,交流科研实践心得。

浏览更多精华,敬请关注UBES_China!

 

阅读 86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