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调研记录】清河下游南七家村垃圾情况探访

发布时间:星期六, 06 5月 2017 23:51

 6月27日,那天闷热,据说空气质量也很糟。走在南七家村子里时,周边垃圾的味道,河水的味道,厕所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让我产生了错觉。这好像并不是我熟悉的那个北京,我一下子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

6月27日上午,清河下游垃圾调研小组第一次集体走访,我们一行四人走访了清河下游的南七家村和沈家坟村。虽然和预想的河道垃圾状况不太相同(可能是我们没有到达正确的地点),但是对清河下游流域的城边村有了非常直观的了解。

 

南七家村位于天通苑社区以东1.5公里,坐公交车穿过“亚洲最大社区”没多久就来到了南七家村,这里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百度上看到“基本粮田800亩,各种经济作物种植600亩,果木树200亩,私营企业用地542亩”。以为是农田中的村庄,实际到达后,才发现农耕早已不是这里的主要产业,甚至在村子里考察的2个小时中,我们没有发现一点农田的痕迹。村中几乎全部是简易楼房,有的正在盖2或3层的楼房,就像北京郊区其他的地方一样,这里成了来京外地人员租住房屋的主要根据地。村子外围是像棚户区一样的铁皮屋和简易平房住户,他们有的经营小吃,有的做废弃物回收生意,有的可能在城里或者附近打工。他们会把一些木块摆在家门口,不知是不是用来为炉灶生火而准备的,从远处望去,木块明亮的黄色,衬托着房屋的灰褐色,形成了明显的对比。

 

村子里的街道如其他村子一样,虽不是平坦宽阔的大路,但可以看出村子原有的格局,基本以辐射状从中间向四周扩散。只不过时不时会看到露天的垃圾堆,因为天气闷热,从垃圾堆中散发出来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好像给村中街道蒙上了一层霉菌一样的雾气。这里的垃圾是有专车定时清理的;有些垃圾堆好像不会有专车拉走,可以看到旁边的墙上,黑黑的燃烧后的痕迹。村中也会有捡拾可回收物的拾荒者,捡走塑料瓶再去卖钱,村子周边就有这样的废弃物回收点。一些垃圾好像在这里形成了内部的自循环,有用的收走,没用的烧掉。比较多的垃圾会运到村子的西北角,那里有一个很大的露天空地,我们去时大门锁着,从破旧的铁门向里望,里面没有多少垃圾,应该是会有车辆定时来清理,拉到垃圾处理场。不过关于这个露天空地,我们询问村民,却得到了两个截然不同的说法,不确定是不是我们找错了地方?一些村民说这个堆放垃圾的地方,已经堆了很高一直没有清理过;一些村民说这里已经好久没有堆放垃圾了,村子里的垃圾都堆到了东北角的一个坑里。看来我们还需要再多走几遍南七家村,找找村民所说的这几个垃圾场,很怀疑村民说村子东北角堆垃圾的地方,是不是就是清河故道?

 

我们从南七家的西南边进入,走到村子中间又向西北边走,走到村子边再向东,从东北边向南走到村子的东南边,绕村子一周,对这里有了概况的了解。之后去了一直想去看看的清河故道,听说那里有很多的垃圾扔到水中。出村子后就可以看到一条小河沟,河水是红褐色的,这应该是典型的工业污染的水的颜色,是从南七家的西边流过来。沿着河沟继续向东,看到河中确实有各种垃圾漂在上边,河岸上也堆着不同的生活垃圾,还有人在河岸上种菜,不知这些菜是自己吃呢?还是给别人吃?或者只是种着观赏?向东没有多远有一个三岔河口,清河故道从北向南到此(在这里看竟然不是从南往北流向温榆河),与红褐色河沟会合后,向南流入清河的南七家污水处理站。沿清河故道向北走,河面变宽了很多,河中的水质目测却不是很好,也有很多芦苇生长,但仍旧可以看到一些垃圾。

 

清河故道的旁边,也有一些居民居住,从地图上看居住的还不少,走到最外面看到大部分的住户也是做废品回收生意的,屋外堆满了各种材质的废品。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又赶往了沈家村,没有机会在清河故道旁深入的考察,在卫星地图上可以看到清河故道河水的颜色是绿色的,想必水质并不好,下次再根据地图对这一带做更深入的考察。

 

从天通苑,到南七家村,再到沈家坟村,之后从北苑回到城里。我们在回程的路上感叹,好像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在南七家村时,我们也在讨论,为什么这些人情愿离开家,来到北京,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呢?垃圾,水沟,昏暗低矮的房屋,靠烧柴及煤炭烹煮食物,难道自己的家乡远比不上这里吗?为什么大家都不爱惜这里的环境呢?乱丢垃圾生活苟且,他们也许并未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才会不爱惜她吧?那这些人的家在哪里呢?他们的心中也是有一片美好之地,一片秘境花园的吧?那会在哪里呢?在这个匆忙的有些慌乱的大城市中,我们心中的那片秘境花园,还有多大的空间?到底埋藏在心中有多深?

 

突然有一个想法,如果资源可能,想把清河周边的“城中村”“城边村”用图片或摄像的方式记录下来,这是大城市在发展过程中必定要遇到的一步,也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吧?如果我们还没有想好如何解决,那就先记录下来,让更多人知道,一起来想解决办法吧!

 

本文作者及照片拍摄者为公众参与清河调研项目垃圾组志愿者郭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