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8月27日,国内几家环保组织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指中石油云南1000万吨/年炼油项目涉嫌违法施工,呼吁其停工。而早在两天前的8月25日,“自然之友”干事李波等四人已向云南省政府法制办寄出行政复议申请书,要求“撤销云南省住建厅颁发的安宁千万吨炼油项目选址意见书”。


来自民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的负责人则建议全市建立环境信息统一公众平台,让市民可以获得相对集中的各类环境信息。“公民只有先知情,才能开展监督。”


近日,民间环境保护团体——“自然之友”广州工作小组发起调查,从7月6日至7月21日,分散在城市各区的志愿者在各个公共建筑实地测量温度,体验是否舒适,对温度过低的公共建筑,还会找到管理方提出调高温度的建议。


为提高攻略的专业性和更大范围的适用性,在环境保护篇章,中青旅遨游网还特别向知名绿色公益机构自然之友征询户外旅行的环保措施,希望游客在欣赏美景的同时不给环境增添负担。“野生动物也怕羞,不要靠近观察。”“如果你在野外旅行时能够捡拾别人留下的垃圾,为你竖一根大拇指!”


一场“环保法民间修改建议在线发布会”在新浪微访谈火热展开,一个半小时近400条观点互动,环境法学专家王灿发、企业家任志强、环保专家马军、葛枫与网友共话环保法修改。“放开公益诉讼主体资格、建立环境信息统一公开平台、完善环境影响评价制度、加强行政部门的履职监督”等话题,成为此次访谈焦点话题。


“关键是要让环保法长出牙齿,能咬住违法者,这样法就从纸上下来了。”对于24年才轮上修改一次的环保基本大法,如何让修改后的法律不再是纸上规定?赋予公众环境信息知情权、参与权和诉权;强化公众监督和司法监督,就是让环保法长出锋利牙齿。


近日,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首次迎来了首都北京自然之友亲子团2013年哀牢山夏令营活动。


《环境保护法修正案(草案)二次审议稿》公开征求意见时间“关门”之际,多位环保专家和业内人士呼吁放开公益诉讼主体资格,建立环境信息统一公开平台,完善环境影响评价制度,加强行政部门的履职监督。


  国务院曾发文:所有公共建筑内的单位(除医院等特殊单位以及在生产工艺上对温度有特定要求并经批准的用户之外),夏季室内空调温度设置不得低于26℃。目前,杭州市能源监察中心在夏季已经测量了100多家单位。


全省11城市329个室内空间接受“空调26℃”行动“体检”,杭州合格率70% 全省排名第七


公共建筑室内空调温度不得低于26度。上海五成不达标 浙江情况如何?时报联合环保组织招募志愿者 为浙江测“体温”


一到夏天,商场的冷气都开得很足,但如果温度低于人体感到舒适的温度,就会让人承受不起。日前,有公益组织发起“为广州量体温”活动,新快报记者跟随志愿者测量了天河路几间大型商场的室温


24日,上海迎来今年第20个高温日。昨日上海最高气温达到38.4℃。与炙热空气相伴而来的,是空调耗电量的大幅攀升,城市用电负荷屡创新高。
  根据国务院规定,公共建筑夏季室内空调温度设置不得低于26℃。记者昨日走进上海多处商场、办公楼等公共建筑,实地测温发现,这一标准的执行并不尽如人意。


中国户外用品行业领先的展会——亚洲户外展将于2013年7月24-27日在南京举办。展会期间,中国最大的民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将在现场通过一系列精彩互动活动与广大的户外用品厂商、户外团体等户外行业人士分享“无痕山林”理念。


大城市里日渐浓稠的雾霾,让“绿色出行”前所未有地迫切,许多人开始怀念自行车满街飞奔的年代。毫无疑问,骑自行车是最环保的出行方式之一,并且这种方式在欧美等发达国家正成为一种回归的时尚。


 法制网北京7月18日讯 记者 郄建荣 就“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回收再利用机制”信息公开,环保组织自然之友分别向发改委和商务部提出信息公开申请,但却被两部委相互推诿。今天自然之友向发改委提出行政复议申请,请求发改委依法向自然之友提供“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的回收再利用机制”内容。


在美国环境律师菲利普·博克塞尔看来,中国“公益诉讼难”的病根,在于法律制度。在接受中外对话采访时,菲利普·博克塞尔对此进行了分析:


目前环评审批权集中在环保部、省级环保部门,一旦这项权力更多地下放到省级,甚至县市一级,“弱势群体”的环保部门如何应对当地挥动的GDP大棒,这已成为公众担心的隐忧,本不乐观的环评现状,是否会雪上加霜?


 谁才有权提起公益诉讼?2012年新修改的民诉法规定,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可向人民法院提起公益诉讼。此次审议的《环境保护法修正案(草案)》,将提起公益诉讼的主体明确限定为中华环保联合会及地方设立的环保联合会。
  但众多业界学者和环保组织认为此限定是一种倒退。而被指定为诉讼主体的中华环保联合会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希望法律能让更多社会组织参与公益诉讼,“这不是一种权利,是一种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