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在这次特大洪水袭击下,河南省的驻马店、许昌、周口、南阳和舞阳工区5个地区的30个县市受灾。受灾人口1015.5万人,受灾面积1780.3万亩,倒塌房屋524. 8万间,死亡2.6万人,冲毁京广铁路102公里,中断交通16天,影响南北正常行车46天,河道堤防漫决810多公里,决口2100余处〔长348公里),失事水库62座,水利工程损坏严重,直接经济损失近百亿元。特别是板桥、石漫滩水库溃坝洪水经过的地方遭到了毁灭性的灾害,不少村庄荡然无存。”


水是个永恒的话题,因为,这世上万事万物都与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与水无关的事物我还没有听说过,你听说过吗?只是这年头水的话题是越发沉重了,已沉重到几乎无从谈起。在这样一个历史时间窗里,就说一说留在我生命中那一汪水——“湖”吧。


讲述者:陈俊才,81岁,苏州市吴中区临湖镇石舍村居民,《太湖渔业史》主纂、《吴县水产志》主编,出版文集《太湖风情》和《情系太湖》。

 


我1950年生于天津。1953年返回原籍辽宁省营口县。1985年调入盘锦日报,2010年退休。在我25年的新闻生涯中,有23年都在关注研究黑嘴鸥的生存与生态环境的关系。我发现水是关乎黑嘴鸥生存的重要环境因子。在我们这里,黑嘴鸥的生存不仅要与当地人的农业发展、还要与石油工业以及城市建设争夺水资源。


口述、记录:李治和,73岁,退休中学历史教师,湖北省襄阳市环保组织“绿色汉江”副会长。


虽然中国的第一大河——长江从南京穿城而过,可是,秦淮河才是南京人的母亲河。这条长江下游南岸不过110公里的小支流,虽然体量不大,知名度却不小。对南京有所了解的人一定都知道秦淮河,而来南京的外地人,一般也都会到秦淮河一游。按时髦的说法,秦淮河是南京的一张重要的城市名片。


讲述人:任桂林,男,58岁,惠济桥村人,大学文化,新城办事处公务员,郑州市电视剧会和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有《惠济桥的传说》等。


这就是我家,我出生的地方,广州珠江南岸老街区的一栋传统民居。说它传统,指的是建筑样式,就规模而言,处在街中心位置,仍是少见的有五个半屋脊的房子。我们家人把它叫做小荷轩。龙溪新街属于广州市历史文化保留区。这一带还保留着广州老街巷的标志——麻石路(厚厚的石板上面有刻纹)面和每家每户的单独住宅。


环保组织呼吁,必须先有资质后报项目,资质的取得必须公开公正公平,置于公众监督之下,体现法律的正当程序。如果建设单位欠缺垃圾处置许可证,环保部门应当不予受理环评文件。


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在为秦皇岛西部垃圾焚烧项目编制环评报告的过程中,存在公众参与弄虚作假的行为,目前秦皇岛西部生活垃圾焚烧项目的环评批复已经被河北省环保厅撤销


环保组织自然之友和达尔问自然求知社再次就苏家坨垃圾焚烧厂发出公开意见书,质疑环评过程公众参与的可信度,称项目公示中,500份个人调查问卷91.4%支持,而他们的调查,大部分居民反对。项目方面表示,公众问卷调查完全属实。


自然之友在征求专家意见、实地考察的基础上,对北京市海淀区循环经济产业园再生能源发电厂工程(以下简称“苏家坨生活垃圾焚烧项目”或“该项目”)提出如下意见


第1页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