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for Joomla All for Webmasters


 

你知道一场北京马拉松级别的赛事(约三万人)要消耗多少纸杯吗?约50万个纸杯。这仅仅是纸杯的数量,还有海绵、食品包装、矿泉水瓶等等大量的赛事垃圾。近年来跑步热潮席卷中国,2016年,国内将举办200多场赛事,将会产生不计其数的一次性消耗


 

你是否对各种有趣、刺激、风景优美的运动赛事有所耳闻甚至充满激情?

你是否也注意到铺天盖地的赛事新闻背后还有下面这样的情景?

也许有参赛者会说,“跑步比赛不得不使用这些物品、产生垃圾,没有什么办法呀!”

但如果你知道,即使不牺牲跑步体验,也有减少这些垃圾的可能,你愿意改变这种状况,让赛事更环保、让自己的城市更干净吗?


报告指出,全国已运行的231座垃圾焚烧厂纳入国家重点监控企业不足总数的40%,通过企业自行监测信息平台公开信息表现差;全国垃圾焚烧厂污染物排放普遍存在超标行为,浙江、福建两省第一季度的在线监测数据超标达数千次。


在刚结束的十二五期间,中国迎来了垃圾焚烧项目的“大跃进”,垃圾焚烧厂(在建和与运行)总数超过了300座。垃圾焚烧除了是我国垃圾末端处理的主要方式,也是国内环保领域最具争议性的“话题”之一,由此引发的民众“邻避”运动持续发生。公众与政府,面对垃圾焚烧除了“反焚”、“邻避”运动,还可以有其它的方式和对话空间吗?


博士毕业于浙江大学环境工程专业的夏芳芳组建了一支由环境相关专业的研究生、博士组成的零废弃宣讲团,他们将在清华大学、北京工业大学、首都经贸大学、中国农业大学、北京林业大学这五所北京高校推广垃圾减量和零废弃生活理念,并发起旧衣捐赠行动。这次活动预计至少影响2000名高校大学生了解、参与垃圾减量活动,发展一批高素质的专业环保志愿者队伍。


武汉二职根与芽小组于2010年成立,2011年初在上海根与芽青少年活动中心注册,计划在校园内收集生活垃圾制作堆肥,建设校园有机农场。一开始学校并不太认可,担心堆放树叶影响校园环境。小组的组织者罗文招募了十余名学生,打算先把项目做出些成效,再与校领导进一步沟通。他们找了学校里一个少有人去的卫生死角,捡来校内丢弃的废旧门窗桌椅,自带工具把木头钉在一起,又买来渔网蒙在四周,做好简易的堆肥栏。未曾想到,这只是后来诸多辛苦与快乐的开始。


这个由乐知学堂孩子们的爸爸妈妈组成的团队希望通过零废弃种子计划在乐知学堂实现垃圾分类,施行厨余堆肥并制作酵素,回收塑料、废电池等可回收或有害垃圾。他们也会跟小朋友们一起利用垃圾制作手工,减少外运垃圾量,通过学校教师和学生践行带动更多的社区的家庭参与到“零废弃”来。


从2008年6月1日限塑令开始施行,今年已是第八年,你对限塑令了解多少?这八年来,我们生活中塑料袋的使用真的减少了吗?我们买东西装东西的时候可以用什么代替塑料袋?


长沙市绿动社区环保服务中心希望通过零废弃种子计划发起“女零行动”,也就是在长沙进行零废弃女性志愿者讲师的培训,他们将以环保酵素制作推广为核心,实施垃圾源头减量,推广零废弃理念,发掘零废弃女性典范至少十名,推动女性加入零废弃行列。


目前社区环保教育的需求越来越大,但是大多现有的环保教学资料并不符合社区的实际需求且不易推广。马晓璐和她的团队“爱芬环保”希望通过零废种子计划进行弃零废弃环保课堂项目,他们将研发出一套符合社区需求、涵盖不同主题、便于操作实践的环保课程,并在社区内进行广泛的推广。


王志勤退休之后热心环保,在2014年成立了上海“龙南绿主妇”环保工作室。通过零废弃种子计划,“龙南绿主妇”将在社区中开展垃圾资源回收活动,通过“一户一卡(零废弃卡)”的方式建立垃圾减量数据库,每个月设立固定的时间和地点进行回收。同时每季开展两期跳蚤市场,让家中闲置物品能够充分利用。


中国零废弃联盟想要在零废弃种子计划实现的环保理想是一系列的“零废弃”理念推广活动,他们将组建宣讲师团队,就“垃圾大问题、黑色焚烧、垃圾分类、垃圾减量、塑料污染、农村垃圾、电子垃圾”问题进行宣讲,并建立线上资源库,进而开展宣讲师学习营,培养更多环保讲师。